壹个令人神清气爽的早晨,我与新婚的妻子小惠刚从法国度完蜜月回来的第四天,正亲密的搂着躺在卧室的大床上面,小惠穿着黑色丝质性感内衣,遮不住她那性感的**,我只穿条内裤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及录影机,昨天妈带给我们婚礼当天的录影带,现在才有机会看
? ? 我右手搂着小惠,壹边亲吻着她的肩膀
? ? 「咦,这不是我们的结婚典礼啊」小惠疑惑的说着
? ? 「是艾爸跟妈都在裏面啊」
? ? 「可是,妈当天不是穿这件衣服」
? ? 「她可能后来又换了壹件吧」我不在意的说着
? ? 在萤幕的壹角,壹对男女正在互相亲吻着
? ? 「奇怪,他们在作什麽,我不记的……」我也疑心起来
? ? 当镜头拉近,答案揭晓,男女正在激烈的接吻着,两双手互相探索着对方的身体
? ? 镜头壹转,妈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壹个男人坐在他的大腿上,男人看来比妈年轻十几岁,妈正跟他交谈着,他的手放到妈的大腿上,并把妈的裙子拉到腰间,露出妈雪白的大腿跟黑色的内裤←们的对话被室内其他人的交谈淹沒而听不清楚,不过看得出来妈与男人谈的非常高兴,当镜头移进,我们看到男人的手在妈的大腿内侧摸着,离妈的方寸之地不到几公分我感到心跳加速,脑中轰轰作响,我敬爱的母亲与爸以外的男人……
? ? 「也许我们不应该再往下看……」小惠说着
? ? 「再看壹下」我盯着萤幕说着
? ? 镜头集中在妈的脸部,妈美丽的脸上是充满快乐的表情,她的头正左右摇摆着,嘴巴张着萤幕中男人的手在妈的内裤裏面蠕动,很明显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弄妈的肉穴
? ? 「我们不应该再看下去了」看到这,小惠说
? ?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搞清楚这是怎麽回事」我回答
? ? 「嘿!妳在对我老婆些什麽?」很快的,爸出现在镜头裏
? ? 「抱歉!」男人说完,抽出在妈腿间的手然后舔着自己**的手指
? ? 「如果妳是男人的话,就带她到房间裏面,让她知道妳能作些什麽」爸把话说完
? ? 事情开始怪异起来,镜头拉远,爸的腿间跪着壹个年轻的女子,正用她的小嘴吸吮含弄着爸从拉链中挺立的肉棒,爸的手抓着女人的头,让阳具前后进出女人的唇舌之间
? ? 「对,宝贝,吸我的穴」妈这时也低下头将男人的肉棒含入嘴中妈的技巧看来很好,男人脸上出现舒服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母亲在那裏正用她鲜红的舌头在壹根肉棒上缠来绕去,壹双如丝媚眼还不时飘向镜头,仿佛看着我,使的我激动起来,小弟弟也紧着内裤,似欲沖天而出
? ? 我将手伸到小惠两腿间,她也看的傻了,两腿间湿漉的程度显示出她的欲火跟我壹样炽热,我脱下内裤,将她拉到身上,以背位坐姿,我将八寸的肉棒送入她的肉洞中
? ? 「啊」小惠叫了壹声,继续看着
? ? 我壹边看着萤幕,壹边用粗壮的肉棒缓缓的着小惠,这时爸正趴在地板上,身下的女人正用力挺耸着肥大的屁股,不停的娇叫着,爸狠进出的阳具将阴唇的翻来覆去妈则是站起来脱下内裤,将它套在男人的头上,趴在沙发上,翘起屁股男人自后舔着妈那芳草萋萋的阴户,伸出两根手指插弄着妈的阴道
? ? 妈似乎被玩弄的非常快乐,不停的呻吟着,白圆的屁股不停的左右摆动这时房内的其他人也壹对对交合起来
? ? 妈的呻吟不久就低沈下来,原因是另壹个男人将肉棒插入她的口中,脸前的男人动手将衣服的拉链拉下,将衣服褪到腰间,除下乳罩,妈雪白的皮肤,丰满略松弛的**马上出现男人壹边用肉勐砰妈的小嘴,壹边用两手用力挤压她的**,白色的两办肉球马上在男人手中变形
? ? 她身后的男人这时起身,从后面将肉棒插入妈的淫穴中,开始作撞击的运动,物理中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在这时显现出来,身后的男人把她向前方,壹股反作用力使身前的男人将她向后方,妈的**像是皮球壹样的夹在两个男人中↓沒多久,两个人换手
? ? 小惠看的将手伸到阴蒂上不停的揉弄,屁股不停的套弄着我的肉棒,穴内湿热的程度可以知道她看的非常兴奋
? ? 「妳妈真是狂野的女人」
? ? 「別这样说我妈」我报復性的勐往上,撞的小惠向上壹震
? ? 「啊…好痛…对不起嘛……」
? ? 註意力回到镜头,爸跪在女子的背后,鸡巴正像油井的鉆头,快速的在身前女人的肛门进出女人发出又痛又爽的声音妈身前的男人这时躺下,身后的男人自妈的sāo穴拔出,她来到躺着的男人身上,抓住男人挺立的肉棒坐下去,身后的男人将鸡巴插到妈的后洞,第三个男人加入,妈身上所有可以插入的洞这时都塞着男人的肉棒
? ? 「天艾妈真的这麽**吗?被三个男人……」我难以置信但眼前的事实是如此
? ? 沒多久,三个男人加快动作,身后的男人拔出肉棒,将白色的鸡ng液射在她的屁股上,身下的男人则壹直朝上勐,妈被的全身颤抖,两手抓住口中的肉棒,不停的搓弄,她脸前的男人也壹阵抖动,将阳精射在妈的脸上,妈的脸显示她正要到达**身下的男子壹个翻身,将妈压在下面,**了数十下,也泄在妈的体内
? ? 视觉与触觉的结合,我再也把持不赚将鸡ng液註入小惠的阴道我下巴靠在小惠的肩上不停的喘息萤幕上的妈把三人的肉棒轮流舔幹凈后,起身走向在旁边交缠在壹起的另壹组
? ? 这时电话响起,我关掉录影机去接,是妈打的,听到妈的声音,心裏泛起奇异的感觉
? ? 「小易艾昨天拿错录影带了,待会过去妳那边换过来」
? ? 「妈,不用急,我们并不急着看」
? ? 「沒关系,反正沒事,待会我过来,拜」
? ? 「好吧,拜」
? ? 我将小惠抱离身上,取出录影带摆回盒内,跟小惠到浴室沖洗身体
? ? 十几分钟后「叮…咚…」门铃响起,是妈来了小惠倒了杯饮料,在沙发上我身旁坐下,小惠坐在另壹边,我跟妈交换了录影带看到爸妈的**,我跟小惠都不敢正眼看妈
? ? 「妳们还好嘛,夫妻俩好像有不对劲,有问题可以告诉妈」
? ? 「嗯,我们很好」
? ? 「真的吗?小惠,发生了啥事,告诉妈,妈替妳作主」
? ? 「妈,我们真的沒事」小惠低着头,不敢看着妈
? ? 「妳们该不会看了那带子吧……」妈看了我们的反应,知道答案「好吧,反正妳们迟早也会知道……」
? ? 「小易,妳爸跟我在妳两岁时加入了壹个**俱乐部,我们都是爱玩的人,也很享受这样的**娱乐,消这样说沒有伤害到妳」
? ? 「妈,这是爸妈的私生活,而且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并沒伤害到我,只是有不敢相信,从未想过爸跟妈这样正经的人……」
? ? 「妳确定妳不气爸妈吗?……」
? ? 「我很确定,小惠,妳呢?」我转头问
? ? 「喔……不!」
? ? 「那就好,既然被妳知道那麽多我们性生活的秘密,让妈也解壹下妳们的,妳跟小惠在这方面如何?……」
? ? 「嗯……很好艾虽然……嗯……不算狂野」
? ? 「小易在床上表现好吗?」妈问小惠,小惠害羞的头
? ? 「像录影带裏的男人那样吗?」妈加了这句
? ? 「嗯,我们沒试过这样的……」小惠想着,脸开始红了
? ? 「艾妳们沒有帮彼此**吗?」
? ? 「喔,有……口……有用嘴啦」
? ? 「嗯,当我嫁给小易他爸时,那对我来说算是相当狂野的了,不要认为我是**的女人,当初结婚时,我壹直不肯帮小易他爸吹喇吧呢,他的肉棒对当时的我的嘴来说就像巨人壹般小易,让妈妈看看妳的鸡巴」
? ? 我身体沒动,但是听了妈的话,我的肉棒不由自主的硬的跟铁石壹般,妈伸手将我的肉棒自裤中解放出来,八寸的勃起高高的向天怒张
? ? 「喔,儿子艾尺寸比妳爸的长!识货的女人看到这种尺码,都会迫不及待张开腿,想让它进入」妈边用双手环绕着我的肉,边爱不释手的说着
? ? 「小惠,让妈妈看看妳的吸吮的功夫……」
? ? 小惠沒有动作
? ? 「不要害羞,让妈示范壹次」
? ? 妈弯下来,伸出舌头舔着我已稍有露珠的龟头,接着双唇包住肉棒前端,我的肉马上被温热的口腔肌肉十面埋伏,妈以纯熟的技巧像个婴儿吃奶般的吸着肉棒前端的肌肉,妈边在下体让我发出着重的喘息,壹边脱掉我的裤子妈还用舌头在龟头上缠绕,妈让我壹部步走向**小惠在壹旁看的小脸通红,边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
? ? 「换妳啦!」妈擡头对小惠说
? ? 小惠看着我的壹柱擎天,低头张开嘴把肉棒含入后开始上下摆动她的头,模仿阴户的动作
? ? 「很好,含的再深壹,把整支吞下去,让它在妳的嘴中变的又大又硬」
? ? 妈指导着
? ? 当小惠练习口舌技巧时,妈脱下小惠的衣裤,用手在我老婆浑圆坚实的**臀部上面抚摸
? ? 「喔,小惠在帮妳服务时,小穴也变的又湿又粘,小易,妳有个火热的宝贝老婆」说完妈把手指伸进小惠的阴道抠弄着,弄得小惠嗯呜作声
? ? 「小惠,妳消肉棒插进小穴多深,就把肉棒吞的多深」妈壹手在小惠的阴蒂上挑弄着,壹手伸到自己内裤中
? ? 小惠因为吞的太深而作呕起来

? ? 「慢慢来,放松妳的喉咙,第壹次会不习惯,习惯了龟头在喉咙感觉,以后自然就好了」
? ? 虽然沒有全根进去,但这次进去的比以前都深
? ? 「来,我作壹次」妈靠过来,壹手依然留在小惠的穴内,壹手由小惠手中接过我的肉棒,用嘴吞下去,直到妈的nǎi子碰到我的阴毛小惠难以置信的看着妈将肉棒整根吞入,然后在我的八寸肉棒上下运动,妈的舌头也在口腔内左右运动,这只有我才感觉得到,每次进入,我的龟头都在妈的喉咙上
? ? 「喔……妈……妳吹的……我好美……舌头还会动……」
? ? 妈这时手口并用,嘴套着我的阳具,壹手在小惠的小穴中动作,另壹手又回到自己的两腿间自慰着
? ? 妈与小惠相互换口几次之后,我也攀向高峰
? ? 「小惠……我要……射了……」说完,肉棒痉挛了几次后,将我的快乐全部释放出来,小惠被我喷的满脸白浆
? ? 我倒在沙发上看着妈凑过脸将小惠脸上的阳精盡数舔去,她的手依然在两人腿间动作着我的母亲帮我**,又用手指着我的老婆与自己,看的我老二再度蠢蠢欲动,妈过来用舌头把我的肉棒舔幹凈后说:
? ? 「小易,妳现在舔她的穴」
? ? 妈叫我起来,壹手插着小惠,壹边将小惠移到沙发上,妈拔出手指舔了舔小惠的淫水,让出空间给我
? ? 「重在她的阴蒂,但別忘了会漏水的小穴,最好把流漏出来的水吸幹凈,妳不会消沙发弄得湿湿的」
? ? 妈做完重提示后移到我身后,低下头用舌头舔着我的屁眼,潮湿温热的舌头壹接触到扩约棘我的肉棒被刺激的再度完全挺立,妈用手抓住肉棒搓揉着
? ? 「使妳老婆**,我会安慰妳的……」
? ? 作梦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情形,我不知身在何处,小惠的高声喘息跟两手抓住我的头回过神,原来我不童作的舌头让小惠达到**,流出的热液沾煳了我的脸
? ? 「再来是善后工作」妈取代我的位置,伸着舌头舔着小惠的阴户及阴蒂,变化无常的舔弄使的我的小妻子在五分钟内再度达到**,无力的躺在沙发上
? ? 「妳们做过肛交吗?」妈问道
? ? 我摇头
? ? 「为何不?」
? ? 「我不喜欢,那不是很奇怪吗?」我回答
? ? 「连试都沒试过吗?」
? ? 我头
? ? 「沒试过那裏怎麽会知道妳喜不喜欢呢!当初我也是这样想,妳爸就壹直要我试试,后来试过以后,我就迷上那种独特的滋味」
? ? 「妈,可是肛门的用途不是拿来作爱的啊」
? ? 「很多事物除了原本功用外,还有其他的附加功能,像女人的脸,从来不是给男人shè精在上面的,但是很多男人都喜欢将鸡ng液射在女人脸上」
? ? 「我不知道,也许妳是对的」我回答
? ? 「让妈告诉妳其中的乐趣吧」说完妈站起来,脱下身上的衣服,将内裤褪到脚踝,露出壹身雪白的肌肤,丰满略微松弛的**,乳晕呈暗红色,肥大的屁股,两腿间倒三角形的阴毛密布,身材虽不如小惠,但多了成熟女人的风情
? ? 妈转过身,将壹个又大又白的屁股朝着我跪在地上,两手分开左右的球体露出阴户,回头对我媚笑说:
? ? 「亲爱的儿子,来妈妈这边,妈要教妳壹些课程」
? ? 想起萤幕上妈淫荡的表演,现在她正在我身前对她的儿子做出邀请,我决定好好接受妈的教导,吃以前从未想过的经歷我来到妈的身后,妈伸手抓住我的鸡巴
? ? 「喔,儿子,妳的大鸡巴跳得很厉害喔,是不是想插妈妈的小穴,以前妳爸每天插我的小穴,把他热热的鸡ng液射在妈的子宫,然后妳就住在妈的身体裏面,后来经过妈的阴道生出来的喔,妳的鸡巴想不想回老家看看?……」
? ? 说完妈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在她露出阵阵水光的阴唇上摩擦,鸡巴与妈炽热的外阴接触,亨体内的血液撑的快爆掉了妈将肉棒对准裂缝,裂缝因受到压力而左右分开,龟头前端已被妈的淫穴夹住
? ? 「进来吧,儿子,插妈淫荡的贱穴吧!」妈叫道
? ? 我用力壹,将肉棒插入,与妈作血肉的相连,妈的穴不比小惠紧窄,但是温温热热的,在**的心理影响下,跟小惠的滋味大不相同
? ? 我送了数百下,妈的穴肉包覆着整根肉棒,不停的抽送也带出阵阵的淫液,使的我们的交合处滑熘无比
? ? 「啊儿子的鸡巴果然……不壹样……比妳爸的长多了……来,把肉棒插到妈的后洞……小惠妳也过来学学」
? ? 小惠这时回过神,来到我跟妈的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母子****
? ? 我拔出肉棒,青筋怒张,上面布满妈的淫水,如同恐怖片全身粘液的外星怪兽,妈伸手抹了些阴户流出来的汁液,抹在肛门上,我将龟头对准菊花蕾,壹个用力,妈的圆洞被开
? ? 「对,慢慢插进来,推送妳的**插进来」妈指导着我的第壹次肛交
? ? 妈的后洞比前面紧太多,我有困难的送进我的肉棒,壹直送到两粒睪丸抵在妈的白嫩的屁股上面妈的扩约肌紧紧箍住我鸡巴的跟部,那种鸡巴整根被箍紧滋味是我从未试过的忽然妈的肛肌壹用力,后洞的肌肉蠕动起来,仿佛挤牛奶般的揉挤着我的肉棒
? ? 「喔……妈……不敢相信……妳怎麽办到的……夹的真紧!」我呻吟着
? ? 「我只是……想让妳……分享这滋味……好东西……要和好儿子分享,妳现在把鸡巴拔出去」妈放松肌肉让我的肉棒拔出
? ? 「小惠,来伸壹根手指进妈的后洞……」
? ? 小惠将中指伸进去
? ? 「哇……妈……要怎样才能办到?」小惠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 ? 「练习……熟能生巧……小易……再插进妈的淫穴吧,然后到沙发上,我们壹家好好的享受吧!」
? ? 我听妈妈的话,将肉棒再度自妈背后插入,保持交合的姿势坐到沙发上
? ? 「小惠,过来帮妈舔舔淫穴,妳可以自己玩弄自己」
? ? 我坐在那插着妈的火热淫穴,两手握着妈的**,看到小惠跪在地上,下体感觉到小惠的舌头舔着我和妈连结的地方,她不仅舔妈的阴蒂,也在我的睪丸跟阴茎外露的部份来回舔弄我们三人因这乱交加上违反道德伦理罪恶感引爆更深的快感,妈开始激烈的上下骑着我的鸡巴
? ? 「啊……对……好儿子……的鸡巴……插的妈好美……美美……好媳妇……
? ? 学的真快……以后……妈要再跟……妳们壹起快乐……教妳们新的课程……啊啊……鸡巴……插到花心了……爽……爽……」
? ? 「喔……喔……妈……我也好爽……妈……开的这门课是不是……叫……家庭……生活……啊……妈的小穴……好热……套的……鸡巴好爽……啊……我要射了……」
? ? 妈起身,壹嘴含住沾有她兴奋密汁的肉棒,头部以最快的速度上下摆动,我不仅为妈的脖子担心起来,很快的我将第三次的鸡ng液射在妈的嘴中妈将我的激情全数吞下,把小惠拉来让她躺在沙发上,妈则叫我跨坐在她脸上,妈则凑脸到小惠的下体
? ? 「来,好媳妇,帮妳老公服务壹下,妈来照顾妳」
? ? 很快的,我们再次兴奋起来,在妈的指导下,我趴在小惠身上,将她的双腿推到她的胸膛,鸡巴则勐她的小穴,妈在我身后壹边**玩弄我遗露在小穴外面的两粒肉球,壹边用中指插入小惠的肛门,我的肉棒有时甚至可以感觉到妈的手指小惠因为两边的肉洞受到攻击达到前所未有的疯狂状态,嘴裏「好老公,亲哥哥,大鸡巴弟弟,我则是小穴妹,美老婆」,当然不忘「我亲爱的好妈妈,淫亲娘」的乱叫
? ? 小惠达到**时,紧紧的抱住我,手指在我背后抓下壹条条指痕,小穴夹的肉棒都疼痛起来,我也在龟头受到热浪侵袭时吐出壹口浓痰,这才安静下来
? ? 当风平浪静时,我让小惠躺在我身旁,妈也上来抱着我们,笑着说:「看来妳们今天学到不少东西」
? ? 小惠亲吻着我的胸膛,再亲吻妈的脸颊头
? ? 「想不想加入我跟妳爸翺我们壹家人」
? ? 「我很乐意,小惠妳觉得呢?」
? ? 「嗯,从不知道**有这麽多的乐趣……加上**……」
? ? 「小易,不过最好先替小惠的后洞开苞,妳爸非巢欢肛交,他的肉棒虽沒妳长,但是要粗上壹,若未经处理过,小惠会被撑坏的在肛交前最好先排掉体内的脏东西,使用婴儿油作润滑,第壹次不要太兇勐,等到几次适应以后,妳们就可以盡情享受那种乐趣了,今天就上到这裏,星期六我再过来上课」
? ? 我与小惠相视壹笑,看出对方眼中的期待……
? ? 接下来几天,我依照妈的指示,插了小惠的屁眼第壹次时,小惠仿佛当初被我破身壹般,痛的眼泪直流,之后就渐入佳境,她逐渐爱上这种不壹样的**方式
? ? 在那个周末,妈再度来访,我们三人在卧室裏大特有时我在小惠身上,有时在妈身上,或是小惠套弄着我的阳具,或是我着妈的淫穴,被我插进身上所有可以被插入的洞,将鸡ng液射在裏面,当我休媳,妈与小惠婆媳两就相互取乐,妈丰富的经验使的我与小惠沈沦在**之海
? ? 接下来的周末,我跟小惠回家,我夫妇俩与爸妈交换夫妻,爸的阳具不停的在小惠的小穴与后洞中出入,与公公的**交构加上老爸丰富的经验,高明的**技巧,使的小惠在老爸身下腿上或跪在那裏的不停娇叫「亲爹爹,好公公」
? ? 我看的有醋意,老妈也看出这,对我特別逢迎,不停的用她的小穴、嘴巴、后洞安慰着我的鸡巴,壹直叫着「年轻的好鸡巴」、「到花心的擎天棒」
? ? ,我感受到妈对儿子的热爱,极大的成就感,也将醋意抛在脑后,用心学习妈教导的穴技巧,沈迷在母亲的**上,壹直到老爸叫我跟他前后奸小惠
? ? 第壹次,小惠的肉穴与后洞被我与老爸奸着,我与老爸不停的交换位置,父子俩将小惠的泄了三次不省人事后,我才在她的后洞、老爸在她的阴户射入鸡ng液看着老爸的鸡ng液从我不省人事老婆的阴道中缓缓流出,我竟然有壹股完成大业的感觉之后,我与老爸如法炮制,将妈的死去活来
? ? 可能是两人都是她心爱的人吧,妈的反应比在录影带中激烈,我着妈的子宫中射出我的子子孙孙三次,也是老爸与老妈的子子孙孙,这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使我high到高我爱上了**乱交
? ? 自此以后,每周我与小惠都会回家「孝顺」父母,在家裏享受回到「老家」
? ? 的快感
? ? 现在妈正坐在我怀裏,淫穴套着我的肉棒,屁股不停的套动,嘴裏不停的哼着,我吸吮着妈的**小惠则是像支小母狗般的跪在那裏,小穴被老爸的粗肉棒进进出出,壹面用眼睛看着我们这对「相亲相爱」的母子,嘴裏也**着……
? ? 啊好壹幅「天伦之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