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正东离开新河浦后,他恐怕遇见相熟人,不敢到自己时常光顾的陶陶居吃饭,却去了光复路的太如楼,大吃一顿,才找间酒店休息。
这晚睡在床上,想到妻子现在可能已卧在床上,正被梁正南压在身下,两情绸缪,婉转承欢,教他又如何睡得了,整晚辗转反侧,直到深宵才朦朦胧胧睡去。两天没有好好的睡,这一觉竟睡到次日中午,方得醒过来,肚子又一阵作响,便匆匆抹了把脸,在酒店附近找间食肆,祭了五脏庙。
梁正东打算借着二人出外吃饭,再偷偷窜入屋。看看时间,距离晚饭尚有一段时间,只好在街上逛一会,再买了些糕饼,才向新河浦走去。
六时刚过,梁正东已在房子不远处躲着,等待二人下楼。半个钟头后,果见妻子和梁正南走了出来,见他们并肩而行,举止并不十分亲密,相信是害怕被人看见吧。但见路上二人有说有笑,倾谈正欢。梁正东待得两人远去,才施施然上楼,进屋后四处看了一遍,方躲回书房去。
转眼间两小时过去,二人终于回来,才关上大门,便见梁正南一把搂住林晓诗,登时胸腹相贴,抱成一团。梁正东张大眼晴,心头卜卜在跳,忽见妻子双手环上男人的脖子,踮起脚跟,两人竟然亲吻起来。
这下子几乎叫梁正东心脏停顿,真没想到,才过了一天,妻子竟然会主动索吻,究竟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
梁正东大为后悔,早知如此,昨日就不应该离去!
梁正南一面吻着,一面将手放在林晓诗胸口,梁正东不用眼看,也知道他做着什么。二人站在门前,足拥吻了十分钟,林晓诗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他,梁正南立即道:“我们到睡房去。”
林晓诗没有说话,任由他牵着玉手,走进房间。还没掩上房门,梁正南已急不可待脱光衣服,竖着一根庞然大物,而林晓诗亦已脱去旗袍,身上只有胸围内裤,完美诱人的身躯,立时表露无遗。
梁正南正要上前抱她,却被她摇头阻止:“今天很热,浑身都是汗水,我想去洗个澡。”
“也好,我去为你准备。”梁正南全身赤裸的走出房间,林晓诗坐到梳妆台前,盘起秀发,再把胸围内裤脱去。
梁正东在隔壁看见,脑袋晕得一下,心想:“怎会变成这样!她不是想和正南一起沐浴吧?老婆呀老婆,你千万不能去,你提出的规矩都成了费话吗?”
林晓诗并没有依他心意,仍是裸着身体走出房间,胸前一对浑圆弹挺的乳房,走起路时微微晃动着,让人看得血液奔腾。
但此刻看在梁正东眼里,便连胸口都炸了开来,连忙来到浴室的玻璃前,看见妻子刚好走进去,还没站定,已被梁正南上前抱住。
这回是赤裸裸的拥抱,彼此肌肤紧贴,比之刚才更眩惑人心。梁正东登时看得满眼火光,只见妻子的乳房牢牢压在梁正南胸膛,直挤得变了形状。
林晓诗再次提起脚跟,送上樱唇,见她一面和男人接吻,一面用双手弄着男人的下身,原本粗长的阳具,在她的抚玩下,更见坚硬绷挺。
梁正南当然不会闲着,一手找住她粉白的巨臀,一手抓住一只乳房,搓揉得不亦乐乎。
梁正东的视线全集中在妻子的双手上,看她右手卖力地套着棒根,不时还以掌心包住龟头旋磨,左手却揉着棒下饱胀的卵袋,不停激发男人的欲望。
“啊!大嫂……”梁正南实在爽透了,仰头闭上眼晴,嘴里呵呵的唤着。
“舒服吗?”林晓诗情痴痴的盯着他,瞧着他那美快的神情。
“大嫂,太……太舒服了……”才说得两句,林晓诗突然跪在地上,伸出丁香在马眼上一舔,梁正南的喉头“咕”的一声:“啊……”
梁正东真个眼前一黑,脑袋轰的一响,他如何也想不到,平日他千求万求,还未必求得她一舔,今日妻子竟然主动为男人口交,再看她的举动,全没半点犹豫,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肯定昨夜已经弄上了。
林晓诗看见小叔这个亢奋模样,心中也自一喜,当下张开双唇,将个龟头纳入口中,吞吐起来,而双手依然如初,又套又揉,惟恐男人不满意。
梁正东看见天仙似的妻子如此这般,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刺激,胯下肉棒早已硬得阵麻阵痛,忙即把它掏了出来,疯狂地撸着。
一轮勐烈的吸吮,梁正南终于忍受不住,双手捧住林晓诗的脑袋,深捣几下,便噗噗的射出精来,全都射入美人口中,待得一连数发,精尽力竭,方拔了出来。
林晓诗将精液吐在掌心,看见又多又浓,便徐徐站起身子,投入梁正南怀中,抬头望着他道:“你太厉害了,不计昨晚,午间你在人家体内已射了两次,现在还是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只要看着大嫂你,我就充满了力量。”
林晓诗甜甜一笑,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你喜欢我,大嫂自然知道,若不是也不会依你意思,放弃我们所有约定,让你得尝所愿。
但我毕竟是你的大嫂,是你大哥的老婆,你这样是没有结果的,人家早已说了,我和你好,都是为孩子,为了梁家,过了这几天,我们可能再没有机会了,你还是认真地找个女孩子,这才是正经。”
“不,我知大嫂你也喜欢我,若然你只是为了怀孕,又为何帮我吸出来,而且还不是一次。
你知道吗,昨晚我看见你吞了我的精液,实在高兴到不得了。我承认,我是喜欢大嫂,而且是非常地喜欢,每晚睡前,总会想着你,但一想到你和大哥夜夜交欢,我的心就酸得难过。”
林晓诗听着,心痛的抬起玉手,轻抚着他的俊脸:“傻孩子,大嫂身为人妻,自然要和丈夫好,有什么好痛心的。”顿了一会,又道:“而且你大哥也很疼我,我亦很爱他。就算他发现我们这样,不再要我,我还是爱他的。
而我对你,只能说是喜欢,不能说是爱,你明白了吗。”
“但……但这几天里,你为何对我这么好,什么都依我,什么都肯为我做,又这般热情对我,这不是爱是什么?”
“这个或许是我的错,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欲,而且心里又确实喜欢你,亦很想报答你,在不知不觉间,已迷失了自己,才会对你表现得格外热情。要是我这样说会令你不快,我会收敛一下。”林晓诗垂下头道。
梁正南听完,明显有些沮丧,但他也是明眼人,林晓诗一番说话,终于点醒了他。
林晓诗说得很对,她既然已有了丈夫,丈夫还是自己的兄长,根本没有可能会和自己一起,既然这样,只好把握目前的时光,打后怎样,便顺其自然好了,当下道:“大嫂,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知道状况怎样,但我希望在这余下的两天里,能够给我一个美好的回忆。”
林晓诗轻轻一笑,问道:“你想我怎样?”
“我想你在这两天里能够放开心情,让我好好怜爱你,疼爱你,可以吗?”
“嗯!”林晓诗想了一会,点头道:“我答应你,甚至可以继续和你好,直到我怀上孩子为止,我这个答复,你该满意了吧。”
“满意,我怎能不满意。”梁正南大喜若狂,用力将她抱紧,亲了一下。
梁正东听了他们的对话,心里虽然有些纠结,还好知道妻子的心仍向着自己。
再想到妻子既然要梁正南借种,彼此肉帛相见,加上她天性敏感,又如何压得住欲火,稍为放踪,也是可以理解的。
梁正东不住寻求借口安慰自己,只盼能让自己好过些。
这时梁正南已跨进浴缸,向林晓诗道:“你也来吧。”
林晓诗点头与他一笑,背向他坐下来,背嵴紧贴着梁正南胸膛。
这个浴缸尚算宽绰,但要容纳两个人,就显得狭窄了,林晓诗不得不屈起两条美腿。浴缸的清水不多,刚好来到二人腹部,梁正南双手从后绕上前,分握住她一对乳房。林晓诗只是嘤咛一声,却不阻拦,任其摆布。
“大嫂,可有和大哥一起洗澡?”手掌从下往上,掌托着她两只乳房,五指轻轻搓挤,把一对乳房弄得更形丰满硕大。
林晓诗的乳房一向敏感,现在给他拿着把玩,美意顿生,见问点了点头:“试过……几次……”语声颤抖,似乎渐渐动情。
梁正南玩得起劲,双掌同时盖上,牢牢用力抓紧,暴突的乳头顶着掌心,随着拿捏抚弄,乳头不住在他手心打滚:“你和大哥洗澡,他也是这样玩你吗?”
“嗯!”林晓诗又是点头:“他喜欢这样玩人家……啊!你不要弄那里,人家……人家会受不了……”
“你的乳头真嫩,我还没见过如此娇嫩粉红的乳头。”
“你……你见过多少个女孩子?”林晓诗心生妒意,很想问清楚。
“也有几个,论到样貌身材,没一个比得上大嫂。”
“真的?”林晓诗心中一甜,反手伸到他下身,却发现它昂首笔立,坚硬无比:“它……它硬得好厉害,是不是想立即插进来?”
“大嫂愿意吗?”梁正南心里发笑。
“不!你今天射得太多了,人家有点心痛,再休息一会好吗?”
梁正南虽不知她此话真假,但听着确实受用:“大嫂对我真好。”说话间,一手已来到她胯间,抚摸几下,屈指便插入屄中。
“啊!正南……”林晓诗给他骤然一捅,美得仰头大叫,梁正南凑头过来,吻着她耳背,一阵酸麻,又让她轻唿一声,连忙侧头避开,回眼望向他,星眸迷离的向他道:“吻我……”
梁正南当然不负她所望,见她扭身过来,立即吻住她樱唇,只觉一根香舌已勐然闯进,梁正南连忙含住,手指加紧出入抽插,直弄得美人娇喘连连,只把蛇腰乱扭,哀鸣不胜。
梁正东看见妻子如此放浪形骸,心头好不是味儿,却又兴奋难当,握紧身下之物,疾套如飞,几乎便要射出来。
“嗯!我不行了……给我……”林晓诗翻过身躯,挪身面向着梁正南,急巴巴的蹲在他身前,掇身跨上:“给我,我要你……”也不待男人回答,一把握住巨物,便往牝里送,见她身子一沉,阳具已撑开穴口,直没了进去:“啊!好舒服……给你撑满了……”
梁正南心想:“好一个口不对心的嫂子。”这时他虽然爽美,脸上却笑吟吟道:“大嫂刚才不是说不要吗?”
“不准你笑人家……”林晓诗晃腰撅臀,不住提沉上落,龟头记记点向深宫,美得她花心乱颤:“大嫂要死了……求你帮下我,快不行了……”
梁正南双手伸向她胸脯,分握一对玉乳,问道:“大嫂想我帮什么?”
林晓诗却没有答他,扳开他双手,托起一只乳房,直送到他面前:“吻我……”梁正南见她这股浪态,便知她高潮将至,当下也不打话,张口便把乳头含住,同时握住另一个乳房,放情把弄。
梁正东见爱妻这番举动,一个按压不住,阳精迸射,精液径往玻璃飞去,接连数下,方得完事。
而林晓诗亦已到头,叫得一声,已泄得魂不附体,软软的倒在梁正南身上。
梁正南紧紧抱着她,让她在怀中喘息过来,才道:“看你都累了!来,让我为你刷身,回房间睡一会。”
“但你还没有出来。”林晓诗吻着他脸颊道。
梁正南一笑:“不打紧,我要储足精力,让你怀上一个小宝宝。”
林晓诗听见,双手用力抱紧他,凑头便封住他双唇,又与他狂吻起来。
二人回到房间,赤条条相拥倒卧在床,林晓诗枕着梁正南的手臂,半边身趴在他身上,两个乳房全紧贴着他,一只玉手,不停在男人胸膜抚摸,彼此偎脸喁喁,话声细微,梁正东根本无法听见。
他们大概是真的累了,不多久便沉沉睡去。
梁正东看着二人相依相偎,心中五味杂陈,平日妻子也是这般抱着自己睡觉,但现在所抱的却是胞弟梁正南。
梁正东见他们睡了,自己也累得闭上眼晴,胡思乱想一会,不知不觉,亦已进入梦香。
当他张开眼睛时,第一件事就望向睡房,却发现二人尚在梦中,妻子依然趴睡在梁正南身上,唯一不同的,她那玉手正握住男人软垂的阳具。
梁正东心中暗骂:“睡着仍不舍放手,莫非正南的家伙会拐弯,值得她如此留恋!”
过不多时,林晓诗突然动了一下,接着悠悠醒转过来,先是看看身旁的梁正南,见他仍未醒,再看看手上的阳具,虽然呈绵软状态,仍有一把掌长,想到这几天它带给自己的欢乐,不由得越看越爱,俏皮地加力握紧,细细揉搓起来。
岂知揉了几下,却把梁正南弄醒了。
梁正南一张开眼睛,便觉下身传来阵阵美意,一张美得让人发昏的俏脸,同时凑到眼前来:“正南,对不起,是不是我弄醒你了?”
“我喜欢这种叫人起床的方式,假若我以后的日子都能天天如此,真是不枉此生了。”梁正南边说,一边用力搂抱她。林晓诗借势将整个人趴在他身上,两个硕大挺翘的乳房,压在他胸膛磨蹭。
林晓诗抬起头来,下巴搁在他胸口上,笑吟吟的盯着他:“你总有这天的,但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梁正南悁然一叹:“所以我说大哥太幸福了,能够娶到你这个大美人。”
林晓诗摇了摇头:“你说错了,娶到我有什么好!便如现在,他人在上海,但他的妻子却睡在另一个男人怀中,而且一连几天,朝夕和那男人做爱,让他戴上数不清的绿帽子,这种女人,还能说好吗?”
“不!我不这样认为。凡事都要先看出发点,若然大哥知道你这样做,其出发点全是为他好,一定不会怪责你。
更何况你长得如此貌美动人,要男人放弃你,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换作是我,便是天天戴绿帽,我也舍不得放你走。”
林晓诗噗哧一笑:“原来你喜欢戴绿帽,像你这种男人,当真世间少见!”
梁正南也自笑道:“这就要看谁给的绿帽了,假若我将来的老婆有你一半条件,还可以考虑一下。
倘若是你,就更加不用说了。
况且现在这个开放时代,能够从一而终的女人已经不多,光是我认识的女人中,一些稍有点姿色,谁没有两三个男朋友。”
“女人有几个男朋友,也不代表她和每个男朋友都做那个。认识多几个男人做选择,也是找丈夫的一种方法。”
隔壁的梁正东听见二人的说话,亦不禁想道:“正南也有几分道理,就算晓诗不是为了借种而对我不贞,要我放弃她,恐怕我也会不舍得。
像晓诗这样漂亮完美的女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只要她的心仍然爱我,仍有我存在,要放弃她的确不容易!”
就在梁正东思索间,忽听得妻子一声娇嗔:“小坏蛋,人家才不要。”
“又不是第一次,你昨晚不是给我舔了吗。”
“那晚要不是你用强,人家才不会……啊!你……你不要……”
梁正东听后,多少也猜想到梁正南的要求,见他果然不理会妻子的反对,一个打滚便压在妻子身上,先是亲吻乳房,继而身躯下移,吻过小腹,最后来到妻子的双腿间。梁正东看到这里,心房再次噗噗狂跳。
“不要嘛!”林晓诗推着他的头,扭动腰肢不依,但梁正南依然顾我,用手扳开她一对美腿,一道猩红娇嫩的肉缝,立时原形毕露。
只见妙处粉粉白白,丘壑怡人,一颗蛤珠,早已深出头来,显然处在兴奋中。
林晓诗口里虽说不依,但举动却出卖了她,见她不但没有遮掩,还把双腿主动臂开,仰起花房,以她最私密的地方来诱惑这个小叔子。
她自知天生丽质,样貌身材皆绝,但最迷人的地方,还是自己这个小嫩穴,饱满丰腴,玉白如雪,全无半点黑气杂斑,如此好物,也不知迷倒过多少男人。
梁正南一时看得喉头作响,抓开阴唇,黑洞四周围着团团红肉,衬着盈盈水光,更显诱人。梁正南想也不想,立即埋首狂舔,直美得林晓诗娇吟不绝,只将个花穴抬送。
舔得一会,淫水阵阵涌出,梁正南张口大吃,如鱼嚼水一般,弄得习习四响,林晓诗实在美快不过,伸出双手,四根春笋似的玉指,主动扳开自己的阴唇,好教小叔吃得尽兴。
梁正东从没看过妻子如此淫荡、如此主动,起码自己和她夫妻两年,就不曾试过这样,不由又是妒忌,又感亢奋,掏出自己的肉棒,边打着手铳,边张大一对眼睛,瞬也不瞬的紧盯着二人。
直到梁正南心满意足,才依依不舍抬起头,看见大嫂暖玉横陈,满脸痴迷,说不出的美艳动人,便爬起身来,正要提枪上马。
林晓诗见着,低声阻止道:“等一会好吗?”
梁正南一笑,身子前倾,趴下抱着她:“我等不及了,让我进去吧?”
林晓诗亲吻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道:“人家也想吃,你卧下来好不好?”
“想吃什么?”梁正南明知故问,只对着她笑。
“想吃你下面。”林晓诗声如蚊蚋,红着脸又道:“你不是很喜欢看我舔吗?让我先好好服侍你,再给你屌好不好。”
梁正南听得一呆:“你……你竟会说粗口?”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个心中的女神,平素是何等高雅,一向谈吐温文的她,竟然说出如此诱人的说话。
“是你大哥喜欢听,他说听后会特别兴奋,也不知是不是。你呢?喜欢听吗?”林晓诗轻声低语问。
“你这样高贵美丽,能够出自你的口,相信任何男人听见,都会如痴如狂,我当然也不会列外。”
“要是你喜欢听,我就说给你听,但你不准笑人家,看轻人家哦。人家是因为讨你高兴,才肯这样说,要不打死我也不会说。”
梁正南一笑,马上点头:“我不是说过,余下这几天要你放开心怀吗。其实男女亲热,言语的刺激也是很重要,我又怎会看轻你。”
二人贴面细语,梁正东纵使竖起耳朵,亦难以听见,但看见两人四肢交缠,神态亲密,不禁生起一股无形的醋意,恨得牙痒痒的。
梁正东突然看见弟弟滚到一旁,仰天卧下,妻子晓诗却撑起身躯,头脚相调的俯伏在梁正南身上。
梁正东一看,便知要发生什么事了,果然看见妻子握住弟弟的肉棒,轻柔套弄,而她双腿往外大大分开,两脚屈曲,趴跪在床上,整个阴户都向着梁正南脸面。梁正东看得双目放光,眼前如此淫靡香艳的情景,他还没和妻子享用过呢!
林晓诗望着眼前这根庞然巨物,整个龟头红通通的,不同其它男人,都是呈现紫酱色,且巨如鸭蛋,龟棱丰厚,天生就是女人的挚爱。
她实在爱极这根大东西了,况且它是长在一个英俊男人的身上,而这个男人却又精力过人,久战不衰,一天射精三四回,仍能气劲神旺。如此神物,又怎能叫她不爱。
林晓诗看得淫心暴发,手上不其然地加大力度,疾套如飞,只见巨物登时筋盘笔立,超过半尺余长,林晓诗见着,如何忍得,张口便含住那个龟头。
“啊!”男人的满足声随即传入她耳的,推使她更卖力地吸吮,谁知越是吃,阴道越见难过,强烈的空虚感,逼得她几近疯狂,淫水一股接着一股,涓涓难歇,实在难以自持。
梁正南被那美牝迷得神魂荡漾之际,忽见一阵淫水从阴道冒出,直扑嘴脸而来,那还按捺得住,勐地用手扳开花唇,凑头便吃,只觉丽水其势极凶,竟灌完一口又一口,便知大嫂淫焰昂扬,当即伸出指头,插入洞中,放情开掘,果然不出他所料,才掘得几下,已见她双腿紧绷,玉蛤接连翕动,终于到达了高潮,直泄得淫水长流,遍体酥慵。
林晓诗虽然丢得痛快淋漓,但阴道的空虚依然不减,强自撑起仍是酥软的身躯,趴回梁正南身上,双手用力抱住他,气喘吁吁道:“屌我……人家想你屌我……”
梁正南听见她这句粗口,一团欲火直烧上脑门,当下道:“大嫂,我要你自己来,自己放进去。”
林晓诗淫心如婪,也不打话,双膝跪在他两侧,翘起玉臀,回手握住那根巨物,将龟头顶住粉穴,身子一顿,便吞去了半根。
梁正南骤然给层层嫩肉包裹住,又紧又暖,不禁喊了一声:“啊……大嫂……”接着阳具徐缓深进,直至顶着一团软肉,却见林晓诗已是俏脸迷痴,瞳睛盈光,这副幽愫哀婉的神情,简直美到极致。
只见林晓诗耸身抛臀,身子忽上忽落,套弄正欢,胸前一对耸挺的巨乳,随着动作不停地晃动,诱惑着身下的男人:“啊!正南你好棒……大嫂快要舒服死了……”
梁正南盯着美人的娇颜,真是越瞧越爱,禁不住伸出双手,十指抓住一对乳房,一面搓揉,一面往上疾捣:“大嫂,你每晚给大哥屌,为何还这么紧?”
“人家怎知道……嗯!你真的好长好粗,花心都给你弄开了……”
“我就是要弄开你的花心,给你下种。”
“来吧,我要你的种……我要为你生个小宝宝。啊!好深……你屌死大嫂了,再这样舒服下去,我……我真会给你屌上瘾……”
“这样很好啊,我就可以继续给大哥戴绿帽,继续屌我漂亮的大嫂……”
“啊!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人家会受不住……”
梁正东听见二人淫语连篇,兴奋得几乎要射,瞧来今次妻子向弟弟借种,恐怕还会有下文,头上这顶绿帽子,真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除去!
“大嫂,让我从后面来好吗?”
“嗯!”她点了点头,倏地心思一动。林晓诗从以前的男人身上得知,知道男人最喜欢视觉享受,尤其是交合之处,都能挑起男人无尽的欲火,今回她便要这个小叔感受一下,看他会有何反应。
林晓诗主意已定,便向后仰起上身,双手按在男人小腿上,支撑着身躯,缓慢地抬起身子,满布精水的巨棒,在屄口越露越多。
梁正南见着,果然抬首瞪眼,死死的盯着眼前情景。
只见阳具一分一寸的慢慢外露,棒上汁水淋漓,最后“噗”的一声,龟头脱穴而出,肉棒“啪”一声响,打在梁正南腹部,登时丽水乱飞,情景淫脏之极。
梁正南忍不住脱口而出:“呀……大嫂!”
林晓诗一笑,跨腿下马,转身趴跪在床上,下巴贴着床面,而倒挂着的一对乳房,显得更加硕大饱满,异常动人。梁正南见她沉腰撅臀,一身完美的曲线表露无遗,衬着腿心肥美湿润的嫩蛤,是何等地淫艳诱人。
梁正南看得头目昏然,先在臀肉抚摸一轮,才一手把住纤腰,一手挽住粗大的阳具,紧抵玉门,龟头不住在门口进退磨蹭,就是不肯深进。
林晓诗给他摆布得奇痒难当,咬紧樱唇,腰股不停地扭摆,但身后的梁正南依然不为所动。
“正南……”林晓诗隐忍不过,终于喊出他的名字,以示抗议。
“说给我听,说要我屌你,要我的大肉棒插进你阴道。”梁正南耍赖道。
“你……你这个坏小子……”林晓诗虽有不悦,却又敌不过体内的骚动,只得依他道:“屌我……人家求你了,求你插进来……”
梁正东听见妻子果然说出口,并要求丈夫以外的男人操自己,心中虽恼,但又浑身充满一股欲火,不由得用力套着自己的肉棒。
“没想到一向斯文漂亮的大嫂,竟会要求小叔屌自己。好吧,我现在就成全你。”话后身子用力往前一挺,龟头马上撑开粉穴,阳具一沉到底。
林晓诗美得连忙揜住嘴巴,只觉小叔的阴茎似乎比刚才更硬,而且插得更深,龟头重重的撞着花心,又酥又麻,却又异常受用。
随着梁正南的抽送,林晓诗整个身躯给他推得前后摇晃,一对美乳同时幻着迷人的乳波。
梁正南杀气腾腾,不住大刀阔斧的出入,一手绕到林晓诗前胸,揪住她一只乳房,着情抓捏,叫道:“大嫂,满意我这样屌你吗?”
“啊!屌得好深,大嫂喜欢你屌我,用力插……插你大嫂……”
“大嫂你知道吗?两年前我就很想这样屌你了,晚晚想着你打手铳,不知浪费了多少精液。”
“是……是吗,你以后还会这样想吗?”
“像大嫂这样迷人的美女,我又怎能不想,况且经过这几天的日子,相信我更无法不想你了,但想到你每晚脱光身子,夜夜给大哥爱抚插屄,我的心真怕会承受不住……”
“我是你……是你大哥的妻子,给他屌是当然的事,你又……又怎能够妒忌。啊!好舒服……你怎会插得这么深,大嫂怕……怕又要来了……”
梁正南把住她纤腰,用力连插几下,林晓诗实时忍不住,阴道立时几个强勐的抽搐,紧紧吮住男人的龟头,颤颤抖抖的射出精来。
林晓诗泄得身子一软,整个人趴在床上,肉棒立时脱洞而出,随见林晓诗翻过身来,仰面望向他:“正南!吻我……”
梁正南连忙压上她,直吻住她小嘴,两根舌头追南逐北,不停在对方腔内翻滚挑逗,竟吻得如火如荼。
梁正南爱极大嫂这对乳房了,始终不肯离手的把玩,而林晓诗也相当享受给男人搓揉的感觉,在她经历过的男人中,包括丈夫在内,没一个不为她的美貌着迷,还有她这幅好身子,让她可以从男人身上获得更多的性福,更多的性爱乐趣。
这一亲吻,直吻了十几分钟,二人方恋恋不舍地分开,梁正南低头望向眼前的大嫂,痴痴地道:“大嫂,我虽然不能代替大哥的地位,但也希望你不要忘记我。有一件事,其实我知道很不应该这样想,但又不能不想。”
“是什么事?”林晓诗亲热地抱往他头颈问。
“便是……便是能继续和你这样,我们继续保持这个关系。”
林晓诗一笑:“好吧,打后要是正东不在,你我又能找到机会,大嫂应承你,可以偷偷和你好,直到我怀上你孩子为止,可满意了么?”
“不满意,就算你怀了孩子,我以后也要和大嫂你……”
没待他说完,林晓诗已抢着道:“怎可以呢,我早就和你说得清楚明白,今趟不是为了孩子的事,我又怎会和你做这个。你也该知,我是很爱正东,只要我怀上孩子,再也不会做出对不起你大哥的事。”
林晓诗微微一笑,伸手到他胯下,握住他的阴茎,又道:“不要再孩子气了,插进来吧,你不是很想屌大嫂吗?”林晓诗用力套弄几下,牵引着巨棒抵向阴门,不住手的用那龟头在花唇上挨挨蹭蹭。
梁正南见她说得斩钉截铁,知道现在多说无用,此刻看着林晓诗的丽色,还有她那需渴的表情,一时看得欲火大动,在她的牵引下,腰上勐地加力,整根阳具再次插进水屄里。
“嗯!正南,我的好叔子……”林晓诗抬手抱向他,半张着迷离倘恍的水眸,不离不弃的盯着他道:“你屌吧……用力屌你这个漂亮的大嫂……”
“啊!听着大嫂的脏话,叫我怎受得了……大嫂,我的好嫂子,真的这么喜欢我屌你吗?”梁正南加快动作,直干得“啪啪”声响,淫水飞溅。
“大嫂喜欢……啊,你真的好棒,比你大哥还要厉害……”
“难道大哥在这方面无法满足你?”
“不……”林晓诗气咽声丝,强烈的快感几乎让她说不出声来:“你……你大哥也很……很好,但你下面比他大……比他屌得更深更舒服……”
“原来大嫂喜欢大阳具。”梁正南笑着道。
“你……你好坏!我……我不理你了……”边说边将他的脑袋拉近过来,贴着自己的粉脸,压低声音道:“大嫂个……个‘西’给你弄化了,好舒服……”
林晓诗加重脏话挑逗他。
这个“西”字一出口,梁正南果然兴奋如狂,一连亲她几口,抽送更为凶勐:“啊……我的大嫂,正南实在受不了,想要射……”
“射吧……全射给我……我要你的精液……”
书房的梁正东听着他们一番对话,早就忍耐不住,身前已见满地白精,渍地斗余。
她万没料到,妻子会在自己弟弟跟前,竟然脏话连篇,使尽手段去满足他、诱惑他。
梁正南冲杀片刻,终于精关大开,又烫又浓的精液,全数射进她体内。
“嗯……好多……好烫人……大嫂爱死你了……”一个忍不住,竟又攀上另一个高潮,与他同登肉欲的顶峰。
五天快乐的时光,转眼便匆匆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