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第87章 征服★☆武当七嫂(3)_穿越倚天建后宫

第87章 征服★☆武当七嫂(3)_穿越倚天建后宫

发布时间:2021-05-02 09:55 : 作者:

第87章 征服★☆武当七嫂(3) 隔一日,于中凤房间。 俞飞鸿将与自己关系融洽的七婶林智玲约来。 周星星和于中凤正在亲热,见到林智玲来了,于中凤急忙请她过来观战。 看到二嫂居然和自己的女婿偷情,林智玲感到既羞涩,又兴奋。 俞飞鸿含情脉脉的看着周星争星,娇靥酡红,小手缓缓地一个一个地在解自己的衣扣,全部的衣服一下敞开了,出现在周星星面前的是一张、高耸。 周星星激动得如痴如醉,他望着她的灼灼发亮的眼睛,她那柔软湿润的红唇,她那灸热急促的娇喘,她那滚烫的身躯,好似化成了一阵阵烈火,一阵急速涌来的潮水,汹涌迅速,令人心花怒放、热血。俞飞鸿感到心里有一团火在滚动,燃烧着她,折磨着她,使她感到一阵阵的晕眩。终于,深埋的火山爆发了,象闪电、似狂风,象倾盆大雨。俞飞鸿只是急切地等待着,那幸福时刻的来临,那双妖媚的杏眼,秋波涟涟、含情脉脉地看着周星星,好像再说:“傻样儿?还愣着干吗?” 周星星不再等待,在于中凤的帮助下,很快就脱掉了身上的累赘,与俞飞鸿相见。 删!!!!!!!!!!!!!!!!!!!!!!!!!!! 风云过后,一切归于平静。俞飞鸿温柔的吻了车战一下道:“哥,该我娘了,你也要温柔一点啦。”说着将周星星推给于中凤。 于中凤和林智玲看了一场活春宫,二人早已双眼通红,射出灼人的欲焰,周星星也不再废话,双手一伸一缩,已经顺势将于中凤搂在了怀里。于中凤情不自禁地用丰腴的玉臂,勾住周星星的脖子,并收腹仰身,粉红的小脸蛋迅速地贴向周星星的脸上,接着樱口同时送入了他的口中。 周星星轻轻地把她放到了绣花缎面的被褥上,他慢慢地揭开了她那层簿如蝉翼的漫纱…… 于中凤全身裸露,,她皮肤白细、柔嫩,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少妇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此时此刻,于中凤仰着因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鸭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殷红的咀唇,象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咀微张,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车战鼻孔。 周星星全神贯注观赏着,品味着这个丰艳而极富弹性的,以勾起自己的刺激和快感。于中凤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魅力,、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两个发髻,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高贵的神韵,一切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脑壳发涨,想入非非。 删!!!!!!!!!!!!!!!!!!!!!!!!!!!! 周星星趴在于中凤身上,舒展了一下懒腰,看到身边居然是香艳无比,只见俞飞鸿斜倚在于中凤身上,正与七婶林智玲嬉闹,林智玲虽然是长辈,但终究还是处子,目睹了周星星与于中凤、俞飞鸿母女的春宫大戏,身体里面的烧得她浑身燥热难受,在观看周星星与于中凤大战的时候,就和俞飞鸿互相抚慰了一番。 现在,俞飞鸿正笑嘻嘻第掰开自己的,给七婶看自己……,林智玲伏在俞飞鸿双腿间,真不敢相信居然能容下星弟的大宝贝?” 俞飞鸿也不甘示弱,伸出玉臂,将七婶的玉颈勾住,伸出丁香小舌,与林智玲甜蜜地亲吻起来。 林智玲荡漾,气息短促地伏在俞飞鸿身上,满脸通红,一双美目痴视周星星,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一高一低的颤动者。周星星一见更是深情激动的付过身来,给她一个甜蜜的长吻。又亲吻了下面的俞飞鸿一下。俞飞鸿由现今热情如火,双手抱着周星星的脖子,伸出舌头来,她的火热舌头,乾燥欲裂,一碰到周星星的舌头,就像乾草碰烈火,更是猛烈无比。周星星对林智玲说:“你好好安慰飞鸿,我来安慰七嫂。” 俞飞鸿和林智玲俩人就这样拥抱,一面热吻,一面互相摸抚起来。 周星星让林智玲将玉臀高高地翘起来…… 删!!!!!!!!!!!!!!!!!!!!!!!!!!!! 周星星休息了一会儿,又和林智玲梅开二度,将林智玲送生巅峰之后,周星星搂着林智玲和于中凤、俞飞鸿母女,满意的笑着进入梦乡。 ★☆★☆★☆★☆★☆★☆★☆★☆★☆★☆★☆★☆★☆★☆★☆★☆★☆★☆★☆★☆★☆★☆★☆★☆★☆★☆★☆★☆★☆★☆★☆★☆★☆★☆★☆★☆★☆★☆★☆★☆★☆ 躺在热热的水池里,徐怀钰轻轻擦拭着自己细致柔嫩的,水上还飘着带红丝的花瓣儿,一切是那么宁恰,她的芳心里却是直鼓动着,一点都松不下来。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就像是即将侍寝的皇宫嫔妃,虽然说那只是个期待。 突闻身后水声,徐怀钰吓了一跳,背后水声溅起,有个人下了水,这浴池虽说不算小,可也没大到容纳两个人之后,还能挣扎跑走的地步。她一颗芳心忐忑不安,又希望是周星星来,又怕期待落空,原本已舒缓下来的心搏又加速了,灯下的上满布的不知是水光还是汗滴。 徐怀钰根本不敢转过身来,一方面是害羞,另一面是期待。 “心里害怕吗,三嫂?” 周星星的声音响了起来,回绕在徐怀钰耳际,热热的。徐怀钰陡地一震,周星星正站在身后,双手轻捏着她粉捏似的香肩,按的既有力又温柔,让她不由得发出了舒适的叹息声,酥软的倒进了他怀中,湿透的秀发夹在周星星胸前和肩口,仰倒的视野正好看得到周星星的脸。 “怕……怕死了。星弟好坏了,也不说句话,你就下来了。” 徐怀钰那软软柔柔、像是隔着层水波般的声音之中,带着微微的颤抖:“人家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又怕来的人不是你。” 周星星笑笑,什么也没说,双手从徐怀钰的香肩上滑下,溜过了她腋下,从腰侧摸了过去,温热的掌心贴在她小腹,慢慢下移,口舌则轻舔着她肩颈,舐去了水汁。徐怀钰原本就情思荡漾,赤身的情况下更加不能自己,口中轻呓着娇喘,一双手向后抱了去,反箍上了周星星的腰后,她微微用力,让两人贴的更加紧了,连身上的水湿都挤了出来,全无一丝隔阂。 徐怀钰轻轻地叫了出来,在这种亲蜜的贴身抱搂之下,周星星的反应一点也瞒不过她水滑上敏锐的感觉,周星星半依着池壁,搂得她也半坐了下来,圆滚滚、富弹性的正好贴在他最火热的部份,烫得一跳一跳的,叫她如何忍得? “要我吧!三嫂我等好久了。” “三嫂,你终于想通了。” 徐怀钰扯着的发丝有些痛,但感觉却相当舒服,尤其是心里知道那些发丝正贴在他身上:“那一夜大嫂和我说了,怀钰觉得大嫂说得有道理,但愿星弟怜惜我。” “三嫂尽管放心,我会今生今世都对你好。” “嗯!” 徐怀钰轻轻呻吟着,声音像是在口中缩着一般,差点就出不来。她心里真是兴奋的无以名状,以后还有机会,这不就表示这不是一场春梦了吗? “何况。” 周星星轻咬着她的耳朵,声音又腻又软,十足的样儿,逗的徐怀钰心里又是一阵急鼓:“星星要和你效鸳鸯戏水,在池子里和你欢合,等完了事后再把你抱回床上去,到时候包保你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只想在我怀里睡上好觉。” “嗯,如果你……想要的话……怀钰在哪儿都……都愿意陪你的……啊……怎么样的动作都……都好啊!” 周星星站了起来,带着徐怀钰身子也是直立着,但她早被逗弄的浑身发软、四肢无力,要不是周星星一只手正托着她挺起的,另一只手停在她腿根,徐怀钰早软了下去。 “想要我了吗?” 周星星在她耳边轻吟,声音中压抑着喘息,显然他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尤其是徐怀钰春情泛滥、肤泛绯红、轻呓婉吟,紧贴着他身子的又热又软,令人忍不住想好好逗一逗这端庄娴静的仕女,看看能把她勾成怎样的热情样子:“如果你不投降,星弟可不敢动手喔!要不要尝尝站着被干的感觉?” “三嫂想你……想的要死了。” 徐怀钰娇软的红唇急急地喘着气,声音软的像是快融化了:“无论站着……坐着……还是躺着都好……好人儿……饶了三嫂吧!” 徐怀钰软软的被转了回来,周星星的手穿过她腋下,在她背后握着,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这一挤之下,徐怀钰挺着胸,磨着周星星胸口,从那尖端传来的热气,让徐怀钰的身子像融化的雪片一般,任他揉捏摆布。 删!!!!!!!!!!!!!!! 一度风流之后,徐怀钰悠悠醒转。 “你坏死了。” 像只小猫一般,徐怀钰软软地伏在周星星暖暖的怀里,两人在床上缠绵着:“你把三嫂弄得这样虚弱无力,叫三嫂以后怎过得了没有你的日子?想着就要恨你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 周星星搂着她光滑如丝缎的,动也不动,发泄过的身子也是酥酥软软的,擦拭过后的汗水又沁了出来:“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这,我们是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的。” “那你在弄了二嫂之后,二嫂又怎么说?” 徐怀钰仰起了脸,像个撒娇的小女孩,颊上仍是红通通的:“如果你和飞鸿结成夫妇,那二嫂怎么办?” “大家一起嘛。”周星星这个回答实在是勉强。 徐怀钰贴近了他,在周星星胸口轻轻咬了一口,咬的并不深,只留了一点小小的红痕:“你就是个小色狼,现在弄得三嫂好想夜夜都被你抱着,搂着直到入梦。” “那么,我以后就天天抱着你。” “不要。” 徐怀钰芸软如玉雕的手堵在他嘴上:“那样的话仙芸会被别人怪死的。只要你心里想着三嫂就好了,三嫂保证不吃醋,不让你难过,只是。” 徐怀钰移开了手,送上了樱唇,吻的他又深又重,纤纤玉指在他的胸口游动,轻轻地画着圈儿:“三嫂以后每次和你行过……之后,总要在你身上留个记号,每次都要轻轻巧巧地咬你一口,让你就算去和别的女人好,也绝对不会忘记,有一个三嫂在床上痴痴地等你,等着你爱怜宠幸。” “美人恩泽,叫人怎么敢忘?” 周星星微微一笑,搂得她更加紧了,恢复气力的手也在她身上揉揉捏捏,无所不至,只把徐怀钰弄得面红耳赤、轻呓不断,水蜜桃般的嫩脸似是能掐的出水来。 “三嫂要死了。” 徐怀钰软软瘫在他怀里,眼儿半睁半闭,媚光四散,柔弱乏力的手轻轻按着他无礼的手:“老被你这样弄。刚刚在池子里玩的三嫂还不够吗?来了都不只一次,三嫂的体力全给你抽了出来,现在三嫂根本就连动根手指的力都没有了,偏偏你还有力气在三嫂身上轻薄无礼,要叫大嫂来替我,你又不愿意。” “你不喜欢我轻薄无礼吗?” 周星星笑着逗她:“还是三嫂经爱上了在有人旁观的情况下,被干得飘飘欲仙的样儿?我现在这样还算是小事,反正我们夫妻之礼都行过了。接下来就是周公大礼,三嫂你要选哪一个?星弟包你骨头都酥掉,乐得想一而再、再而三喔!” 徐怀钰又羞又气,偏又不想动,只能用樱红般的唇堵着他的话,任他又吸又啜,好一会才分开来,脸上早又热又烫。 “别说这了,三嫂有话和你说啊!” “你再和三嫂做一次好吗?这次你可要轻轻的,别逗三嫂行吗。” 删!!!!!!!!!!!!!!!!!!!!!!!!!!!!!!!!!!!!!!!!! 软瘫在床上,徐怀钰身上泛着汗,不知是汗是泪湿在脸上,但她这次是完全脱力,体力全给周星星的欢娱吸干了,连伸手去擦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虚脱一般地卧在床上,横陈、身无寸缕,那姿态撩人之至…… 周星星终于如愿以偿,将武当七阿嫂全部收入自己后宫不说,还捎带上俞飞鸿和张紫函两个小丫头,这几天他每日穿梭于七位嫂子房间,与她们轮流作乐,自然是美不胜收,但是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件让周星星震怒的事情。 那就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冲昏了头脑的宋青书,居然趁楚飞琼午睡的时候,偷偷摸进去,并且点了楚飞琼的穴道,要自己的母亲,幸亏殷素素来大嫂房间串门,遇上了宋青书的恶行,殷素素制服了宋青书,周星星知道之后,非要杀了宋青书这个混蛋,恕不想楚飞琼还是菩萨心肠,虽然青书对自己无礼,但是因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当时楚飞琼已经狠狠地打了青书一顿,现在她希望周星星能够让他不死。 周星星却说:“这种连生母也不放过的畜生,还留着有何用?要是送掌门知道了,也不会怪我杀他。” 宋青书下的痛哭流涕,跪地求饶,于中凤也恳请周星星网开一面,周星星哼了一声,宝剑一挥,费了宋青书传宗接代的器物,将它变成了太监,并将他赶出武当山。 虽然宋青书作孽,当受此重罚,但是楚飞琼还是很伤心,周星星和另几位嫂子好言劝了她一番,楚飞琼这才做罢。 本章严重删节!下一章一块补给大家。 下一章,是超爽的不删章节。货真价实,抓紧时间订阅,先睹为快啦。 ★☆★☆★☆★☆★☆★☆★☆★☆★☆★☆★☆★☆★☆★☆★☆★☆★☆★☆★☆★☆★☆★☆★☆★☆★☆★☆★☆ 阿p故事·阿p得奖 阿p参加“布鞋杯”有奖征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根据大赛规则,他将得到价值五千元的奖品。媳妇小兰听到这个消息,不无遗憾地说:“这奖品要是现金多好。”阿p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你知足吧,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你还要挑剔呀?” 到了领奖这天,阿p按照报纸上公布的领奖方法,骑着电动车去了一家赞助企业。办好手续后,人家挺热情地问阿p:“奖品怎么带回去呀?”阿p开心地说:“没事,没事,我开着电动车哪。”人家一听就笑了:“知道什么奖品不?是我们厂新研制生产的布鞋,按出厂价每双十二块五,奖给您四百双布鞋,十几箱子的货呢。” 阿p一听头就大了,“你们不能奖点实用的?这四百双鞋,我穿到哪年哪月呀?”那人态度极好,说:“鞋子还不实用?再说了,我们还没收你个调税哩。”阿p想想也是,只好到路边租了一辆车,把布鞋拉回了家。 小兰在家正等着特大好消息,一看那么多鞋,立刻就嚷嚷起来:“怎么回事啊,这就是奖品呀?”阿p在路上已经有了主意,他得意地说:“这些鞋,我阿p能把它换成钱!”小兰望着这十几箱子的货,赌气地说:“那你就别上班了,卖鞋吧。”阿p一拍,说:“夫人真是高人,与我想到一块去了。我要把鞋送到我妹妹开的商店去,让她代卖。”小兰一听笑岔了气:“你开玩笑吧?妹妹开的是蛋糕店,能卖布鞋呀?”阿p说:“能,咱也搞有奖促销,在门口设个专柜,买蛋糕送布鞋……” 阿p把布鞋送到妹妹开的蛋糕店,可这种鞋式样太老,城里人根本不屑一顾,一个月才送出两双鞋。阿p一想,照这个进度十年也卖不完呀,不行,得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他让小兰找来两家的家谱,把上下三辈子的亲戚核实了一遍,终于查到一个在偏远农村开小卖部的表叔。阿p打电话同表叔商量,表叔很爽气,立马答应:“没问题,布鞋在农村还是有市场的,赶紧送来吧。”阿p一听欣喜万分,当即租了一辆车,赶了大半夜的路,把布鞋给表叔送了过去。 了却了这件心事,阿p的心情无比轻松,当天夜里就做了这样一个梦:一双鞋卖它二十元,四百双鞋就是八千元,人山人海的农村集市上呀,人挤着人都在抢着买布鞋呢,那火爆的场面就如同城里人挤公交车一般。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表叔却一直没捎信来让阿p去拿鞋钱,阿p琢磨着,或许是表叔太忙,忘了送信?看来还得自己走一趟。阿p买上烟酒,满怀希望地赶到表叔的小卖部,一看,立刻目瞪口呆:那一箱箱鞋还在那儿放着。“表叔,这、这……” 表叔说:“天太热,不是卖布鞋的季节,这些日子,只卖掉了八双。”怎么会这样呢?阿p问表叔:“你是按多少钱一双卖的呀?”表叔说:“加了点,我不能做亏本生意吧?”阿p连连点头:“理解,只是你加了多少?”表叔哼哼哈哈,好半天才说:“加了二十元,每双卖四十元。”阿p当时鼻子都气歪了,好家伙,这鞋价加得也太离谱了,你当皮鞋卖呀? 告别了表叔,阿p无精打采地来到村口车站,突然,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挡在他面前,阿p一看,原来是自己小时候的伙伴二子,只见他神秘兮兮地说:“你托那些奸商卖怎么行啊?鞋的本钱又不是他自己的,他不着急。这无本的买卖,他能不把卖价提得高高的?卖一双赚一双,卖不了拉倒,你就等到猴年马月吧。” 听听二子的话,阿p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可是,除此之外,别无它法呀!二子干咳了几声,压低嗓子说:“这样吧,我正带着百十号人干建筑呢,你把鞋给我,我发给民工,也算顶一部分工钱。” 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可是,阿p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那咱亲兄弟明算账,这鞋钱……”二子伸出一只手来,用劲地拍着阿p的肩膀,说:“咱们是从小长大的哥们,这点钱还能出问题?等人家把工程款给我结了,我立马给你鞋钱就是。”阿p到这个时候也真没了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回到城里,阿p找辆推车,到表叔处把鞋拉回来,送到二子的建筑工地上。 眼看春去秋来,二子一直没给阿p鞋钱,逼得阿p几乎天天打电话催问,二子总是说:“快了快了,就这几天了。”阿p只好一等再等,小兰比阿p还要着急,催着阿p找上门去。 没办法,阿p便买上烟酒来到二子的家,二子在家正喝酒呢,阿p小心地问:“工程款结了吗?”二子大大咧咧地说:“倒是结了大部分,只是钱又被上家扣住了。这样吧,反正这鞋你也是白得来的,等明年秋天行吗?” 阿p一听气得直哆嗦:“这怎么行呢?我点灯熬夜换来的东西,怎么成了白得来的呢?你给不给,我阿p也不是省油的灯!”二子赶紧赔着笑脸,说:“要不这样吧,他们还欠我一些工程款,我把欠条给你,我想你阿p出马,什么事办不成啊?” 阿p被人一捧,有些飘飘然,他拿着二子给的欠条,找到欠工程款的面粉厂。厂长接过欠条,一看就说:“我们工程款早就结了,这是扣的质量保证金,要一年之后,工程没有质量问题才付。”阿p一听头又大了,再等一年,我头发都白了。阿p一想,他有个同学在局里当个小头头,干脆买点礼品,去找他帮忙吧。 事情七转八拐的,总算有人出面说话了,面粉厂的人就看在有关部门领导的面子上,回复阿p:“要想提前结账也行,来拉面粉吧。”阿p和小兰一合计,这也行,总比等上一年要好,小兰说:“这面粉是吃的东西,肯定比布鞋好出手。你不是有个文友在织布厂管后勤吗,找他帮忙,把面粉卖给他们厂子的职工食堂,不就换出现钱来了?”这可真是个好主意,阿p当即给织布厂的文友打电话,文友满口答应:“不就是几千斤面粉吗,送来就是,我们厂子的食堂,一天用量百多斤呢,没问题。”阿p又厚着脸皮问他:“能不能立刻兑现钱呀?”文友说话就结巴了:“这可没有先例,必须用完以后才行。”小兰算了算时间,说:“不过个把月的时间就能吃完了,咱也不差这几天。” 一个月后,阿p让文友把面粉钱结了吧,文友说:“我刚刚催过厂长了,只是最近厂子效益不好,临时抽不出钱来,再等等吧。”于是,阿p又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之中。 可是没有想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阿p正和小兰看电视新闻,突然接到文友打来的电话,文友着急地说:“厂子的状况不妙,出口的一批布出了质量问题,赔大了。”阿p吓了一跳:“会不会倒闭呀?”文友说:“说不准呢,你赶快来,看看有什么可以顶债的。” 阿p一听立时懵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呀,一年多了,这四百双鞋怎么卖来卖去换来的还是东西呀?小兰也埋怨阿p:“你这是得的什么奖,一分钱没见,反倒赔进去不少,还让人心里天天烦恼,真不如当初压根没这事呢。”阿p想想也真是,这哪是鞋呀,就是一个催命的。这织布厂要是破产了,咱们的鞋钱,也就是面粉钱,那可就打水漂了呀! 阿p和小兰急得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一早,立即租了一辆车来到织布厂。文友一看到阿p,他是一脸的歉意,直说对不起,立即悄悄地把阿p俩带到他们的仓库门口,指着一箱箱东西说:“趁法院还没查封,赶紧拉吧,货号很全的,随便挑,都是厂家进了我们的布不给钱顶来的货。”阿p忐忑不安地走进仓库一看,又好气又好笑,你猜怎么着,满仓库没别的,全是布鞋! 小兰傻傻地愣了半天,有气无力地问阿p:“咋办?”阿p一咬牙一跺脚,干脆地说:“拉!” 在回家的路上,小兰心事重重地问:“这事咋办呀?家里没处放,看着还闹心。”阿p突然胸有成竹地说:“咱们直接送到市中路33号,一次性处理,人家全收了。”小兰一听有些吃惊:“你是不是气疯了,脑子没烧坏吧?”阿p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说:“你放心,我已经打过电话,这次一定一了百了!” 车子来到市中路33号办公大楼前,车还没停稳呢,人家就立即热情地迎了出来,好多人一起动手帮忙卸货,嘴里还不停地对阿p说着感谢的话。清点好件数后,一位干部模样的人对阿p说:“您尽管放心,我们保证按您的要求立即发过去,请您在登记表上签个名吧。”阿p接过那张登记表,看都没看就签上了小兰的名字。小兰已经弄明了事情的经过,她莞尔一笑,嗔怪道:“别光写我的名字呀,把你的也写上。” 阿p夫妻俩终于解脱了,无鞋一身轻嘛,阿p和小兰手挽着手,走在洒满阳光的回家路上。这时,阿p又接到一个短信:您年初参加“诚信杯”征文大赛的那篇文章获奖了。阿p赶紧发短信问:发现金吗?不一会,短信回复了,阿p看着短信,神情慢慢激动起来,他拿出一张名片,按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红十字会吗?郝主任呀,我们还有东西要捐呢!”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10349.html
上一篇:第88,89,90章 征服★☆武当七嫂(合集)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第86章 征服★☆武当七嫂(2)_穿越倚天建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