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第81章 大嫂二嫂五嫂齐上阵_穿越倚天建后宫

第81章 大嫂二嫂五嫂齐上阵_穿越倚天建后宫

发布时间:2021-05-02 09:55 : 作者:

第81章 大嫂二嫂五嫂齐上阵 如同感觉到了周星星的到来,张三丰微微转头,深深瞧了周星星一眼,从那双闪动无可比拟的神采的双眼间,周星星似乎看到了充盈着深边广袤的智能和灵气。周星星心头一阵,灵台一片清明,轻轻走到张三丰身后,盘腿坐下。 秦迪和张三丰对面而坐,如同没有见到周星星一般,淡淡自若,神态颇为潇洒。 两位宗师算起年龄来两人也相差无几,最多不过三十年。然而从两人现在的情形看来,秦迪不过六十许,但张三丰却是苍老得很,虽然看不到百岁高龄,但也足足有八十以上。道家讲究养生自然,难道说张三丰的养生功夫还不及秦迪么?旋即想来张三丰给自己深晦如渊的感觉,顿时打消了这念头,也许是各人对自然的理解层度不一样吧。 张三丰哈哈一笑,道:“秦先生过奖了,就连十年前叛出你师门的独孤无双都号称天下第一剑。你我相识数十年了,就不用客套了。难得你来武当一次,贫道添长几岁,倒也有些想法,正好和先生印证一番。”他手指一扣,捏了个法诀,一指触地,另一手掌心向外,作施阴阳诀。小指不住的颤抖,看着秦迪微笑不语。 秦迪羞愧道:“若不是因为她母亲,我就亲往大都,杀了这个叛徒,哎!老朽已经退出江湖将近二十年,却老来不得萧静,还要因为这个虐徒,再出江湖。” 张三丰笑道:“先生,独孤门无双早些年走的还是正道,江湖上也很有威望,只是因为他迷恋银筝公主的美色,这才做了元顺帝的金刀驸马,人为情错,情有可原啊,况且独孤无双自归顺元顺帝之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秦迪叹道:“张真人,想不到你如此的胸怀大量,即使你不责怪于他,我也要将他捉拿问罪。” 张三丰又道:“我当然不想他助纣为虐,要是先生能够劝说独孤无双改邪归正,江湖还是有他立足之地。” 秦迪深深点头,“有劳张真人了。” 张三丰哈哈一笑,“我们开始吧。” 秦迪点点头,先由怀中暴涌出一团明漪光华,如同水波一般的向外荡漾,接着波纹扩散,瞬那间张三丰身前身后尽是透明半的光华在闪耀,到了周星星跟前屹然停止,令人难以相信这只是由秦迪的真气变化出来的视象。 张三丰被夜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左手轻叩地面,即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大地似是摇晃了一下,两者一撞,尽自消于无形。光华倏地散去。秦迪面带微笑,仍是意态悠闲地坐在张三丰对面,双手拢于胸前,捏了一个法诀,像是从来没有出过手。 张三丰微微一笑,手往后收。手掌一翻,阴阳互变,缓缓向前推去。 秦迪看似对方最平淡的一式到了自己跟前竟然生出无法相接的感觉来,他终是宗师级的人物,微不可辨的机理身体向后靠去。心法发动,不大的院落刹那之间想是活了一般,疯狂的围绕着他旋转,自他为中心发出一股强绝之极的剑气。由心而生,气势却是若有若无,到了后来却是铺天盖地而来,除了他自身的那一点。他全身衣衫不动,但头发却飞扬天上,双目神光电射,渐渐连天地之间都填充了那不灭的剑气。 周星星在张三丰身后只觉头晕目眩,连秦迪的身影都看不清楚,虽然他脑中仍是一片清明,不断的告诉自己这只是秦迪气机引动而造出来的效果,却让他生出不可抗拒的心境来。想到之前自己和对方运气抵抗,真是有些可笑。 张三丰正面面对秦迪的一击,丝毫不为所动,掌化为拳,缓缓拉了个半圈,气势一收,竟然将对方那霸绝的一剑尽收于胸。翻卷着的风云倏地静止,有如忽然凝固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本来一脸正容的秦迪忽地飘出一丝无比真诚的笑意,所有力量忽然无影无踪。 张三丰收掌叹息道:“先生的内功心法果然道家正宗,贫道也自参悟不透,当真是玄机重重,依先生的才智能得如此确非偶然。” 秦迪笑道:“张真人刚才那几下实乃正常平生所未见,不知唤着什么名堂?秦迪的心法与之相较实在不敢入堂之雅。” 张三丰莞尔一笑,道:“贫道闭关十年,痛思我武当一派武学较之前人不过是更进一步而已,却是没有立足之根本。我武当派缺少了这一层,即使派中弟子或有一二才智之士,能将我武当派传下的功夫练习悟透,也不过是持前人之雅慧,难以推陈出新,因此贫道想从我武当派的功夫衍变出一门根基来。”饶是以张三丰的心胸,谈及武当一派的根基所在,也自泛起淡淡的自豪:“贫道穷数十年的功夫,将自身的功夫融入一炉,创出这‘太极十三势’,不知能否入方家之法眼?” 秦迪闻言闭目沉吟良久,回即两人刚才动手时张三丰的手法,起身长叹道:“原来是我过于持着了,以真人今日之修为尚且自强不息,我却苦苦追求一心法口诀不得,当真是惭愧!”说罢向张三丰长长一揖,苦笑道:“天下第一剑的名头当真让你固步自封了么?” 张三丰见他见礼,连忙站起身来稽首道:“不敢,先生何必如此客气?” 秦迪摇头道:“武当有真人坐镇,天大的风浪也自无碍,是正常狂妄了!”说罢大袖一挥,飘然而去。 周星星听他意思,似乎本来有找张三丰一较高下的想法,在见识了张三丰的修为之后,才觉得两人的差距虽不如天壤之别,却也有着一段不可触及境界。因此心中生出感慨万千,施然下山而去。 张三丰看着秦迪消失的身影,缓缓转身,在周星星身上一转,淡淡道:“本门太极功夫,出手招招成环。所谓太极十三势,便是说拳招虽有定型,变化却存乎其人手法虽均成环,却有高低、迸退、出入、攻守之别。临敌之际,须得以大克小、以斜克正、以无形克有形,每一招发出,均须暗蓄环劲。”他一面说,一面比划各项圈环的形状,又道:“我以环形之力,推得敌人进我无形圈内,那时欲其左则左,欲其右则右。然后以四两微力,拨动敌方千斤。务须以我竖力,击敌横侧。太极十三势胜负之数,在于找对发点,击准落点。”说罢双臂一震,一股柔韧之极的劲气由内而发,堪堪在他周围形成一个大圆,将沈七两人笼罩在其中,沈七顿觉浑身上下使不出分毫的力气来。 那圆渐渐扩大,‘波’的一声撞到院落中的一棵松树的树干之上,也不是那树干如何的摇动,但枝条上的松叶竟自纷纷落下。一触及张三丰三丈之内,浑自弹去,片叶不沾身。 张三丰拳劲一收,又道:“万物都分阴阳。太极十三势中的阴阳包含正反、软硬、刚柔、伸屈、上下、左右、前后等等。伸是阳,屈是阴;上是阳,下是阴。散手以吞法为先,用刚劲进击,如蛇吸食;合手以吐法为先,用柔劲陷入,似牛吐草。均须冷、急、快、脆。至于正,那是四个正面,隅是四角。临敌之际,务须以我之正冲敌之隅。倘若正对正,那便冲撞,便是以硬力挤硬力。”他说着,那松叶仍自落下,张三丰伸手接过其中一片松叶,也不见他如何的使力,那松叶径直飞出,上下飞转,带得周围的松叶旋转纷飞,形成一个翻腾不止的松叶球。叹息道:“武功中的劲力千变万化,但大别只有三般劲,即轻、重、空。用重不如用轻,用轻不如用空。我武当一派的功夫讲究的是借力使力,即用劲空为先,太极十三势尤其如此,若是一味讲究招式的精妙、内力的强劲便落入了下乘。” 周星星不是没有见过公园老太太、老大爷打太极拳,张三丰使的太极和后世的颇有不同,但在周星星瞧来招式不见繁杂,内劲不见舒展,但威力却是出奇的大。韩千叶教自己一味讲究招式的变幻,难道说自己已经落入下乘了么?千势纵截手用劲‘临尘诀’,那是自己武功的根基所在,若是将其抛弃,自己一身修为将变得索然无趣。想到这里,周星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不知该如何的取舍。 张三丰,十指连动,一阵如流水、似松涛之音从琴身怡然流动。周星星恍然有悟,猛地明白诸般武术皆可为我所用,自己没有张三丰那样的武学境界,他讲的是最简单的拳理,但若是做到天下间却没有几人能做到。自然强求不得,适合自己的才是最重要。日后若能登堂入室,武学之道自然殊途同归,便能有更深的体会。想明白了此节,登时心中舒畅。 “师父!”院落之外数人齐声叫道,却好是宋远桥等人。 张三丰活了一百岁,修炼了八十几年,胸怀空明,早已不萦万物。他刚才听到院落外脚步声起,知道是自己的几个徒儿来了。因此才趁着兴致将自己刚深明精奥的‘太极十三势’拳理说了出去,虽然对着周星星两人所言,却也是说给几个徒儿听的。他今日刚刚出关,正好见到十余年未见的张翠山,今日相见,忍不住紧紧搂着他,欢喜得流下泪来。连声道:“翠山啊,回来就好。” 众人除却张翠山心神激荡之外,听到张三丰的讲解,各有不同的理解,和自身的修为一加印证,均是收获不小,回味无穷,心中欣喜不已。须知张三丰一生之中只收了这七个徒儿,每次传下法诀均是依着众人的悟性而寥寥数语,绝少这般的一概而论,实在是因为太极十三势的精妙非常,实乃武当一派的武学之根基,故才忍不住向几个徒儿传授,希望不要本末倒置、舍本逐末了。 张三丰听张翠山说了自己娶妻生子之事,又听到张无忌身受‘玄冥神掌’之寒毒,旋即想到自己的第三弟子俞岱岩被人‘种丹,现在张无忌又中了‘玄冥神掌’。他自然知晓这‘玄冥神掌’乃是百损道人的不传绝学。面上一沉,“带我去看看。” 看过了张无忌的伤势,张三丰先给无忌输送了内力,可暂保无忌三日内没有生命危险。 至于如何化解玄冥神掌之毒,张三丰说:“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慢慢调节。” 张翠山和殷素素这才放心。 之后,张三丰要去看俞岱岩,他闭关已经数年,十分惦记重伤在上的俞岱岩。 大家来到听松别院。 服侍俞岱岩的道童轻声道:“三师伯睡着了,要不要叫醒他?” 张三丰摇了摇手,众人跟随后面进屋。只见俞岱岩正自闭目沉睡,脸色惨白。双颊凹陷,十五年前龙精虎猛的一条剽悍汉子,今日成了奄奄一息的病夫。张三丰看了一阵,忍不住掉下泪来。张翠山在师父身拭泪,为三哥难过。 看到师父出关,俞岱岩面上呈现出喜色,他浑身使着劲,看样子像做起来,其实也是徒劳无功。 徐怀钰急忙上前扶住,“三哥,师父出关了。” 张三丰说:“岱岩啊,你好好养伤,不要乱动,师父这次出关,一定想办法治你的伤。” 俞岱岩眼含热泪,使劲地点头,“谢谢师父。” 张三丰对大家说:“我这次闭关又悟出许多道理,我先给岱岩输一些功力,回头再一一交给你们几个。” 众兄弟妯娌们点头,到外面客厅等候。 张三丰伸手掌,开始为俞岱岩输送功力。 吃过晚饭,灭绝师太来见张三丰,张三丰与她客套了几句,灭绝就要求张翠山说出金毛狮王的下落。 张翠山不肯说,灭绝就要求张三丰主持公道。 张三丰说:“这件事,容后再说,据我猜测,过两天,各大派都回来武当,到时候我一块回复你们。” 灭绝只好告辞。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张翠山,殷梨亭,莫声谷好容易等得师父出关,这天晚上就都去张三丰房里听师父讲经。 于中凤来到楚飞琼房中,见大嫂正对着镜子发呆,笑问:“大嫂,有什么烦心事嘛?” 楚飞琼叹道:“还不是青书这个让人操心的孩子。” 于中凤眼睛中怀着一种神秘的试探,“大嫂,昨天晚上的计划,成功吗?” 楚飞琼含羞道:“差不多吧,青书倒是开始恨我了,我估计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可是,我又担心他很我会厉害,万一传出去,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于中凤悄声问:“大嫂,昨天晚上,你们是不是真刀实枪的来了?” 楚飞琼心中一凛,“没有啊……” 于中凤哼道:“还骗人,我都看到了。大嫂你好浪啊,居然和素素你们两个轮流玩周星星的大宝贝。” 楚飞琼气道:“你偷窥了我们?” 于中凤笑嘻嘻掩口偷笑,楚飞琼却嘲笑道:“你是不是也眼馋了?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昨天晚上我们是玩真的了,凤,我从来没有像昨天晚上那样舒爽过。” 于中凤酸溜溜地说:“那可不呗,周星星那样强壮的宝贝,还不把你美死啊。” 楚飞琼一把搂住于中凤,“凤妹,你是不是也想试一试?” 于中凤惊叫道:“大嫂,你可不要托我下水啊。” 楚飞琼蛮有经验地将手伸到于中凤裙子中摸了一把,“哼,灾情这样重,你还狡辩?昨天晚上一定把你看得欲火一直烧到现在了,今天晚上,大嫂替你安排,包你爽……” 入夜,周星星来到楚飞琼的房间,竟然发现于中凤也在,看见周星星进来,于中凤羞红着脸,起身告辞,被许飞琼一把拉住:“凤,难得有如此机会,刚才不是都说好了吗?” 看到于中凤一副娇羞的样子,周星星自然也是心中有数。 于中凤羞红着脸,抬头望着严晓星道:“星弟,姐姐意欲厚颜自荐,姐姐自知蒲柳之姿,难入凤林之想……” “凤姐姐,你言重了,我周星星不过一介武夫,能得姐姐青睐,已是前世积德。更加上小弟情孽缠身,更感愧疚,姐姐如此说,更让小弟无地自容了。小弟只能给姐姐一个承诺:那就是此生必竭尽全力,让姐姐快乐幸福。”周星星深情地道。 “星弟弟,能有你这句话,姐姐此生无憾了。”于中凤也深情地凝视着周星星。 周星星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肩膀,好像是熟识已久的情侣,又像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周星星的手,缓缓扶起于中凤那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头。看着她那美绝的脸孔,红润的小嘴。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唇,终于印在一起。周星星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嘴里,不停的探索,不时的捣乱。她也回以周星星她的舌头,也不时的来捣乱。 “嗯……”于中凤的脸好烫,她的呼吸又大声又快。慢慢的,周星星的手,也开始游走。在她的背上、胸上,也开始游走。 “嗯……”一阵阵的欲火,已经把周星星燃烧的失去理智,不成人形。 周星星一把将于中凤按在床上,疯狂的吻着,揉着,她柔顺的像只小绵羊,乖乖的让周星星爱抚。周星星的手慢慢的解开她的钮扣,终于露出了那对坚挺的玉峰。一阵阵幽幽的泌香,从她的身上阵阵传来。此时的周星星,变得不再温柔,不再体贴。抱起她的身体,将她轻放在床上,周星星忙着解去她的衣裤,也顺便脱掉自己的衣裤。终于周星星和她是一丝不挂,坦诚相见。 楚飞琼和殷素素也纷纷脱光了自己的衣衫,伴随在周星星两侧,不仅帮着周星星脱于中凤的衣服,还帮着周星星爱抚于中凤,简直就成了周星星的帮凶。 于中凤羞怯的,用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她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乌黑而柔软的秀发,披散在床上。一双窥人半带羞的媚眼,小巧如菱角般,红润的小嘴,是那么迷人。雪白如玉,凝脂般,且又微微透红的胴体,既丰满,又细嫩。一身洁白滑溜溜的肌肤,胸前一对乳峰,高耸而坚硬,顶上一粒腥红的乳头,有如草莓般的艳红,令人垂涎欲滴。 “大嫂,素素,星弟,你们好坏哦,三个人欺负我一个?”周星星被这么一叫「星弟」,顿时如梦初醒。对着她这丰满而又恰到好处的胴体,周星星看得是心头狂乱。于是,周星星将整个身体,压在她那柔嫩的肉体上,低下头,吻着她那发烫的红唇。于中凤也放开了自己,不再矜持。她双手用力的拥抱住了周星星,全身起了一阵颤抖,也把舌头伸入了周星星的嘴里,彼此相互的吸吮。 “嗯……”彼此都感到浑身欲火飘汤着。 “嗯……”彼此也都发出饥渴的声音。 周星星的舌头,顺着她那雪白的脖子,到了她那性感的酥胸上。只见柔软高耸,随着于中凤的呼吸,一上一下,起伏的动着。坚实的乳房,迷人的胴体,给了周星星一股无名的诱惑,疯狂的刺激。 删!!!!!!!!!!!!!!!!!!!!!!!! 周星星温柔地吻着她那雪白的胴体问道:“舒服吗?” 于中凤嗲声的应道:“嗯……好舒服。” 删!!!!!!!!!!!!!!!!!!!!!!!!! 一阵排山倒海的攻势之后。 一种轻松,舒服的感觉,刹时,使周星星有着无比的舒泰。 周星星不停的喘着大气,于中凤亦是如此。两度缠绵之后,于中凤极度疲倦,往旁边一倒,就睡了过去。 周星星却还不能休息,他还要应付楚飞琼和殷素素呢。他转过身,对已经一丝不挂的楚飞琼笑道:“琼姐姐,对不住,让你久等了。” 楚飞琼甜甜一笑:“星弟,你千万别这么说。你累了吧,你躺下让姐姐来服侍你好么?”周星星点点头,仰面躺在床上。 楚飞琼冲周星星抛个媚眼,爬到周星星的身上,稍一瞄准,就开始了。 删1!!!!!!!!!!!!!!!!!!!!!!!!!!!!!!! 周星星注视着床上一丝不掛的殷素素,细而直的秀气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嫵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灵秀清纯之气,也更加突出她的聪明伶俐、温婉可爱。 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鲜艷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 望着殷素素美丽清纯的脸庞,周星星忍不住吻上她的红唇,殷素素羞涩的闭上眼睛,默默的接受他的热吻。 周星星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舔着殷素素温润的樱唇,他的舌尖舐舔着殷素素的樱唇、贝齿、口腔,更与她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 殷素素尽量张开嘴巴,让他的舌头尽量深入她的口腔内,尽情地舐舔撩弄,殷素素感到周星星的口涎唾液,正一点一滴地流进她的口腔内,她欢喜的全部吃下去。 周星星的手掌不断地爱抚殷素素的背脊,间歇地紧紧拥抱,玉峰随即给挤压,使异样的快慰感觉不断地提升,他的手掌抚上殷素素的玉峰,好软啊……。 殷素素软弱无力的反抗着,半推半就,看着殷素素青春的胴体玲瓏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踫触,又似乎更加诱人很很压上那娇软绵绵的动人肉体,周星星不仅感嘆上天造物之妙,他的双手在殷素素光滑细嫩的肌肤上抚摩着,引得殷素素浑身颤立,不住的扭动身体。 周星星不停地抚摸揉搓殷素素玉女峰,还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来挑逗她:「好美!酥胸非常有弹性好滑好软」感觉藕粉的抚摸揉搓,耳闻这样子的挑逗情话,殷素素不胜娇羞,红着脸闭上眼睛。 殷素素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一对玲瓏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那一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乳头旁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嫵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周星星简直爱不释手,顺着身体向下摸去,一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一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周星星只看的热血…… 全力进攻中…… 殷素素咬紧牙关,紧闭着嘴唇,终於忍受不住,配合着樊兵有节奏的动作,开始有规律地呻吟。 两人全身是汗,肌肤闪闪发光。 殷素素的叫床声逐渐激烈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髮狂的野兽一样。 身体主动地一前一后地摇动着腰肢配合周星星。 周星星的脸颊埋进殷素素的长髮之中,一面嗅着秀髮甘香…… 殷素素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终於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巔峰。 周星星疯狂地又将刚刚醒转的于中凤拖过来,一边亲吻她的美靥,一边深深地进入她的身体。 雪白的床单上,一男三女欲仙欲死地抵死缠绵、翻云覆雨地交媾着这是怎样一种诡异地场景啊。 美貌绝色、天使般圣洁的武当嫂子们,在周星星淫邪的诱惑下,放弃了矜持,放弃了自尊,在这个魔鬼的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掛、柔若无骨、美丽雪白的圣洁玉体,美腿高举、纤腰迎送、雪股挺抬地迎合魔鬼。 一直持续到天光见亮,四个人这才昏昏睡去。 ps:本章内容严重删节本章内容严重删节本章内容严重删节本章内容严重删节本章内容严重删节本章内容严重删节本章内容 最近,年轻人都喜欢自驾游,周末去城市周边玩,长假就横穿几个城市,一路游山玩水,别提多滋润了。 “十一”长假临近,小兰却开心不起来,阿p车技不错,但家里只有两个轮子的电动车,自驾游是没戏了。阿p一听,立刻拍着胸脯说:“这不是小事一桩?老婆,即便你要天上的月亮,我也能把内裤穿在外面,变成超人,飞上天去摘给你!”那阿p有啥妙招呢?租车呗! 第二天一下班,阿p飞奔到一家租车公司寻找合适的车。果然,那里从捷达到奥迪,各种档次的车应有尽有,当然价钱也大不一样。比如:“十一”租七天,捷达一千块,奥迪三千块。阿p围着这些车转来转去,他连捷达都觉得贵,无奈砍了半天价,对方就是不肯降,他只好闷闷不乐地走出了租车公司。 刚出大门,一个男子就凑了上来,问阿p是否要租车自驾游,自己有私家车要出租。阿p好好打量了来人一番,只见他穿着名牌t恤,一副不差钱的模样。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阿p便随口问了起来:“啥车?啥价?” t恤男打了个响指,指指身后的黑色奥迪:“就这辆,不要钱。”阿p一听,拔腿就走。t恤男赶紧拦住阿p,“兄弟,你跑啥?” 阿p指指自己的鼻子:“你看我阿p像傻子吗?这么体面的车你会白租给我?” 听完,t恤男解释了起来:原来他的车是安徽牌照,必须回安徽年检。“十一”过后,这车就得年检了,但他实在没空回去,因此就想找个去安徽自驾游的人,开回去交给他表哥。末了,t恤男还特别补充说:“我观察了老半天,觉得你是个实在人,才敢找你的。”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10343.html
上一篇:第82章 乱世之秋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第80章 乾坤一枪为素素_穿越倚天建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