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第80章 乾坤一枪为素素_穿越倚天建后宫

第80章 乾坤一枪为素素_穿越倚天建后宫

发布时间:2021-05-02 09:55 : 作者:

第80章 乾坤一枪为素素 “小鬼头,又讲歪话来逗素素姐了。” “说真的,素素姐,你刚才舒服吗?痛快吗?满足吗?” “舒服,痛快,满足,我的乖弟弟。” “那么,素素姐,叫弟弟一声好听的。” “叫什么好听的?” “叫弟弟一声,好弟弟、好牛丈夫,我好爱你。” “你要死了,小鬼头,大嫂在呢!这两句话怎么叫得出口,你又欺负素素姐了。” “不是欺负素素姐,这样叫起来,才表示素素姐真心爱弟弟嘛。至于琼姐么,咱们刚才那样她都没醒,昨晚她吃得太饱了。” “嗯……” “素素姐要是不叫,弟弟以后可不听素素姐的话了。”殷素素一听,真是啼笑皆非,沉思一阵。 “嗯,好嘛,我叫,我叫,你这小鬼头,真坏!” “叫呀。” “嗯……嗯……好弟弟……好丈夫……我好爱你。更爱星弟弟的大,都被弟弟的大,害死了。” “我的好姐姐,好老婆,弟弟也好爱你,好爱你。” “小鬼头,你真不害臊。”殷素素说着用粉拳轻打周星星的胸膛。 “素素姐,你不了解,这样叫,玩起来更能增加情趣,彼此会更快乐。” “哼,我上次才没有叫呢。都是你有理,素素姐说不过你,行了吧?” “素素姐,下次我们再玩的时候,希望你除掉你的尊严,矜持与害羞,要像夫妻、情人、情夫、情妇,甚至于像奸夫、淫妇,那样的热情、风骚、淫荡,这样玩起来,你我都会更痛快、更舒服,好吗?”殷素素一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哼,你这小鬼,花样真多,是在那里学来的?” “我嘛,根本不需要学。” “你呀,真是越大越学坏了。” “哈,素素姐,还不止这些呢。我还会好多种欢好的花样,下次一定施展出来,让亲爱的素素姐姐,慢慢的享受。” 殷素素听罢,粉颊再度娇红,说:“小鬼头,越讲越不像话了,起来洗澡去。”说完翻身准备下床去,但是周星星紧紧抱住不放,并用脸颊揉擦殷素素的两个玉峰,不依道:“素素姐答应了弟弟,才去洗澡。”揉得殷素素浑身火热。 “好丈夫……小冤家,你真是姐姐命中的魔星,素素姐什么都答应你,好吧?素素姐的心肝肉……好了,去洗澡吧。” “啊,弟弟太高兴了,素素姐,来,我抱你去浴室。”说罢翻身下床,双手抱起殷素素的娇躯往隔壁浴室而去。进了浴室,把谷殷素素坐于浴缸边,周星星放上水,然后站在殷素素的面前,瞧着谷殷素素那曲线玲珑、丰满成熟,如莹似玉,雪白似霜的胴体,禁不住蹲下身体,双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摸。浴缸的水此时快要满了,周星星拿起脸盆盛满一盆水,将她的双腿拉开,再蹲下来将面盆放在她的胯下,要为殷素素清洗,殷素素一见连忙并拢双腿,娇羞的说:“星弟,你要干什么?” “弟弟要帮素素姐清洗这儿。” “不,嗯,不要,羞死人了,姐姐自己会洗。” “素素姐,弟弟刚才不是叫你除掉害羞,放松心情的吗?” “可是,素素姐从来也没让别人洗过,更没有像现在这样打开双腿让别人看嘛。” “素素姐,我是你的弟弟嘛,又不是外人,摸也摸过了,看也看过了,你还害的什么羞嘛?” “刚才是在床上……欢好嘛,当然不同,现在又没有……素素姐总觉得不习惯。” “素素姐,俗语说「习惯成自然」,第一次不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而自然了,所以弟弟今天来替你洗。” “嗯……” “素素姐,好吗?” “嗯……好嘛……随你了……” 删!!!!!!!!!!!!!!!!!!!!!!!!!!!!!!!!!!!!!!!!!!!!!!!!!!! ※※※※※※※※※※※※※※※※※※※※※※※※※※※※※※※※※※※※※※※ 天空已经渐渐明亮,阳光斜射在窗棂上,由窗缝之间射入丝丝金线,光而不烈,柔而不弱,周星星于蒙胧之间微微睁开双眼,向窗外看去。只见阳光照入房中,隐隐可以看见在旭日映射下,无数的细小尘埃空中飞舞,白影点点,若有生命般的上上下下,左右翻滚,汇成漩波,心中不觉升起了一股思古幽情,连吸一口气都能感受到木香泥气萃聚,流入心中,一种古意盎然,生机勃发的气息。 一觉醒来,殷素素掀开棉被下床时,周星星故意装睡,殷素素见周星星沉睡梦中,心想昨晚三人通宵大战,使自己得到从没有过如此痛快淋漓的性生活,以后可以抱着周星星同睡,及那大宝贝的抽插,再也不会孤衾独眠,过着那凄凉独居之生活,使自己后半生也不算白活了。二人得到爱的美妙,情的乐趣,欲的享受,以后可以经常陶醉在情欲欢畅中。 “嗯……哼……”一声,就在周星星还凝视着那窗外筛射进来的日光时,楚飞琼身子略动,玉臂向外伸展开来,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双手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睁开了双眼。 周星星见楚飞琼醒来的,当即微微一笑道:“啊,琼姐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楚飞琼脸上微红笑道:“我可不想被你骂赖床,所以还是早早起来为妙。” 周星星哈哈笑道:“是嘛?” 楚飞琼横了周星星一眼,佯嗔道:“不信就算了,咦,素素呢?”说着人也坐了起来。 楚飞琼昨日与周星星酣畅淋漓的一,身无蔽体之物,这一坐起,被子滑落,登时露出一身白玉无暇,温润粉嫩的肌肤,胸前乳球微微上下跳动,乳尖上鲜红绛朱,淡柔清雅,衬着粉红乳晕,看了令人赞叹不已。楚飞琼则是轻呼一声,急忙伸手掩住双乳,双手交叉胸前,有意无意间露出深狭的雪白乳沟。秀发垂下额头,形成浏海,脸上淡红微晕,容光娇艳,彷佛是大雨过后盛绽的玫瑰,迎着微风一幌,芬芳吐蕊,清香扑鼻,花瓣分层相拥,如天星伴月,有条不紊,散发着尊贵之气,成熟艳丽。 周星星看得一怔,只见楚飞琼的身体部份映着日光,淡金轻纱似的朝阳流辉横斜掩映在楚飞琼身上,雪白的肌肤登时变得金黄光亮,彷佛楚飞琼的身子莹莹生霞,逆着光看上去,另有一股迷蒙的美感,打从人心底一股暖意升了上来,不禁让楚飞琼看得痴了,定定地瞧着楚飞琼。 楚飞琼被江天涛看的不好意思起来,脸色羞红,心中却如搅了蜂蜜糖砂般,甜蜜蜜,油浸浸的。佯嗔道:“你看什么?快转过头去,我要换衣服了。” 周星星哦了一声忙道:“是,是,素素已经起床了。”转过了头去。 楚飞琼见江天涛有些困窘,动作笨笨的,当下「咭」的一声,笑了出来。周星星将眼光自楚飞琼身上移开,只听得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一会儿,楚飞琼已经穿戴整齐,笑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转过来了。” 周星星缓缓转过头来,只见楚飞琼一身碧绿罗衫,翡翠般的鲜亮,衣服将楚飞琼的身段紧紧包住,曲线曼妙玲珑,凹凸有致,双目滑溜溜的转动,眼如点漆,灵气汇萃,像朵笑迎春风的花儿向周星星眨了眨眼。 周星星心道:“姐姐真是个名副其实的美人。”当下对楚飞琼笑了笑,下得床来,换上一身淡蓝长衫,当下显得俊逸儒雅,颇有书卷之气,随身灵犀软剑化做一条雪银玉带,环在腰间,银光闪动,芒彩隐隐,真是英姿焕发,气态舒闲。 待两人穿戴梳洗整齐后,天光也已几近大明。楚飞琼伸手拢了拢那如云秀发,略加整理,忍不住说道:“昨晚我睡下之后,你和素素是不是又……” 周星星微微一笑道:“不错,我还以为你睡得像死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呢?” 楚飞琼「咭」的一声,嫣然一笑,调皮的道:“你真坏,说人家像死猪,人家有那么难看吗?” 周星星哈哈笑道:“当然不是啦,我的琼姐姐可是天下少有的美人哦!” 楚飞琼嘿嘿笑道:“算你嘴甜。”斜睨了周星星一眼,“也不知道青书怎样了,我得去看看他。” 殷素素走过来说:“青书啊,这会儿还在柜子里面呢,大嫂正好去教育他一番。我们就不过去了。” 楚飞琼回到自己房间,发现青书还没有从衣柜中出来,就装作自己找衣服,打开了柜子。看到宋青书站在那里,脸涨得跟猪肝差不多,楚飞琼失声惊叫着,将宋青书放出来,松开他的穴道,心疼地问:“青书,你怎么跑到我的衣柜里面去了?” 宋青书躺在楚飞琼怀中,只是流眼泪,却不说话。 楚飞琼见他这个样子,心想他一定因为看到自己和周星星偷情的情景感到难受,看来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宋青书看着衣冠楚楚的母亲,想说什么,欲言又止,经过楚飞琼询问,宋青书只说,自己今天早上来找母亲,结果被蒙面人偷袭,被人家点中穴道,扔在衣柜中。楚飞琼如释重负,看来青书不敢将自己的事情张扬出去,他也害怕自己知道他昨夜躲在衣柜中,所以才说是今天早上被蒙面人打晕的。 这时候,宋远桥回来,三个人一起去早饭。 因为今天要和秦迪比武,宋远桥就让殷素素代替张翠山去守候无忌,武当六侠吃过了早饭,开始研究破解秦迪的太乙奔雷剑法。 日上三竿时候,众人一起来到武当山的问剑坡。 灭绝师太也带领一干尼姑弟子来观战,周星星托着嘴巴看着风韵犹存的灭绝,暗自寻思:“峨嵋七剑都是美貌绝顶的俗家弟子,为何不见一个?这老贼尼居然带着这几个笨手笨脚的出家底子来武当,真是大跌口味,星爷在武当忙和完了,就去找九阳神功,学完九阳神功星爷就去峨眉潇洒走一回。” 武当问剑岩,乃道教所称真武得道飞升之“圣境”。此刻朝南一方站立数十人,俱是武当第三代或第四代弟子,众弟子或小声交谈,或是左右顾盼,心情都是极为雀跃。西边却是站立的剑仙秦迪,秦迪面无表情,懒洋洋的站在那边,似乎浑没在意今日的试剑。 联袂而至,大袖飘飘,恍若神仙中人。武当山上凉风习习,尤其这南岩更是幽静清凉,让人丝毫不觉得烦闷。 秦迪赞道:“好一处神仙洞府,避世修行之所。武当派得此仙境,他日飞升得道之人必然不少,可不是我所能媲美的,呵呵…” 宋远桥微微一笑,道:“秦先生过奖了,你我同属道家一脉,这修行本就讲究机缘、心境,可不是区区外界环境所能决定得了的。” 秦迪嘿嘿一笑,却不言语。他腰挎长剑,迈步而出,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也不管他人如何想法,径自挺立。 秦迪站在那里向宋远桥问道:“宋掌门今日比剑,我们只是切磋,切莫剑下无情,请!~” 宋远桥说:“秦先生,如今我师父闭关不能出来会先生,武当七子只能代师父出战了。” 俞莲舟,张松溪,张翠山,殷梨亭,莫声谷五个人不敢太慢,纷纷练出兵器摆开阵势。 秦迪星眸微闭,清奇的面孔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哼道:“得罪了。”腰间的长剑嗤地一声脱鞘而出。跟着秦迪浑身气势大涨,眼中神光暴现,剑尖倏地爆开,化成漫天剑影,也不知那一把才是真的。那剑影刹那间到了武当六侠眼前,又复化成一柄长剑,从上而下,轰然击出。一股气流由剑身处滔天巨浪般往四外涌泻,四周的树枝纷纷往外弯去,树叶散飞。武当六侠只感到周身的气流旋转欲爆,衣袖被吹得咧咧着响,竟然动荡不得。 俞莲舟心中一动:好强的杀气!这可不像是在试招,他这是要干什么?宋远桥却是色变,心知要糟。 秦迪一剑击出,每一剑都如泰山压顶般的劈出,一剑重似一剑,气势越来越强,武当六侠脚踩清风,跌步而出,正是武当梯云纵,避过那毁天灭地的一击。手中兵器挥舞,排出真武七截阵,与秦迪周旋。 如此同时,秦迪的剑身如同化身一条大龙,在空中张牙舞爪。气势之强如同化成有形之物,将地面残碎树枝、树叶一扫而空,随后发出一声龙吟虎啸,在山谷间久久盘旋不止。如果说之前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话,那么现在便是龙啸九天,直欲破天而去。 秦迪剑一出,强劲至使人呼吸立止、皮肤割痛的千百个小气旋,迎头扑至,连四周观望之人也感觉到呼吸不畅,向后倒退。而那气势似乎无穷无尽,仍在扩大,到了后来几乎有三四丈方圆。那剑身和空气发生激烈的摩擦,竟生出嘶嘶之声,到了后来已经轰鸣而出。剑身更是隐隐生出紫色的风雷,缠绕在剑身之上,将武当六侠周围各个方位全部都笼罩在其中。剑势如狂风怒号,骇浪如山,一个又一个向武当六侠扑去,直欲将其吞没。 但是真武七截阵步法巧妙,尽管秦迪攻势凌厉,但是六侠防守更是滴水不漏,漫天剑雨中,整个天地已被提升至幻梦的境界。细碎若雨点的气旋,随着点点似若有生命般精灵灵的剑雨,鲜花般蓦地盛放。 极动?极静? 修为稍差之人感觉到心中说不出的难受,秦迪的剑法已经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那种动静不分的感觉让他们分不清到底是秦迪出剑,还是六侠出剑,甚至之前的那些都是幻觉。 宋远桥心头云海翻滚:秦迪长剑渐渐隐生风雷之势,被六侠压制的气势渐渐回升,剑气把南岩上的残枝断叶带起,莫声谷更是感到一股使人窒息的压力迫体而来,长剑离莫声谷面门只有半尺之时,乱法一声大喝:“莫七侠,须让你瞧瞧正真的风雷剑法!” 这是秦迪风雷剑法的精华。风雷剑法不讲究剑招华丽,纯以气势取胜。虽非真的能引来风雷,却是具有风雷之势。他见莫声谷的剑招精妙非常,其变化之处绝非风雷剑法所能比拟的,加上莫声谷修为是兄弟几个中最差的一个,秦迪显然是要挑拣弱点将六侠逐一击破。因此这手剑招更是化巧为拙,纯以速度、角度、气势取胜,非常凌厉。 莫声谷见到对方剑尖、剑身如同风雷轰鸣,自己的剑法已经相形见拙,不足以抵挡对方的招凌厉的剑势。仓促之间剑身一转,换成武当醉八仙剑中的一招吕纯阳飞剑斩黄龙。听得当的一声,响彻山谷。 看见莫声谷遇险,其余武侠纷纷脚踏流星步来救,硬生生将莫声谷从秦迪的百剑合围中抢了回去。 秦迪赞叹张三丰真武七截阵的威力果然是攻守兼备。名不虚传。 莫声谷心中砰砰直跳:好强的剑气,好冷的剑气!竟然能以剑气封人穴道道,这秦迪可不简单啊!殷梨亭的剑走飘渺,围绕在莫声谷身边做掩护,瞧见那剑光如同天上流光乍现,又如同火树银花般的炸开,“七弟,不要慌乱。”殷梨亭示意莫声谷稳住阵脚。 秦迪一声清啸,手中长剑递出,当真是捷如闪电,势若奔雷。与殷梨亭两道剑光撞在一起,手中长剑化着空中风雷,所到之处沟壑涟涟,银光飞舞,一边的周星星瞧得眼都花了。却见两剑交缠处爆起朵朵剑花,跟着殷梨亭手中长剑寸寸而裂,接连后退,宋远桥和俞莲舟急忙补位,迎驾住秦迪的剑气。 殷梨亭转危为安之后,换了一柄宝剑又加入战团。 周星星看得出来,武当六侠用真武七截阵应战秦迪,虽然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但是决计没有胜出的可能性,这秦迪果真是厉害,不知道张三丰若是和他比试一下的结果会如何? 正这时候,突听有人哈哈一声大笑,笑声甚为洪亮,给人眼前一亮心神振奋的感觉,但见眼前白影飘忽,一个身穿白衣,须发皆白的老道出现在面前,“秦先生,别来无恙,远桥,你们还不退下。” 宋远桥听的是师父声音,心中大喜,连忙收剑住手,六兄弟纷纷围上来,“师父?” 张三丰摆摆手,看了六位心爱的弟子一眼,当看到张翠山的时候,不由得眼泪在眼眶中飞转,“翠山,你终于回来了?” 张翠山已经是泣不成声,跪到面前,“师父,不孝徒儿回来请罪了。” 张三丰展露笑容,“回来就好。”将张翠山搀扶起来,让他一旁站立,然后冲秦迪道:“秦先生,别来无恙乎。” 秦迪看到大罗神仙一般的张三丰,终于笑道:“老朋友,秦某又回来找你讨教了。” 张三丰点点头,“请!跟我来。” 二人一前一后,朝那边的山坡走去。 武当六侠远远的跟在后面,周星星却因为不受约束,紧紧跟上来想观看当今两大绝世高手的对持。 一阵清风吹过,望着地上的落叶,周星星心中一凝。正好瞧见张三丰闭关静修的小院,那是在后山竹林深处,修篁森森,绿荫遍地。周星星顿时不做他想,向那边行去,一路上除了偶闻鸟语之外,竟是半点声息也无。 周星星不敢走近,远远瞧去,只见竹门敞开,本以为是刀光剑影的场面竟是半点也无。周星星心头奇怪:他来武当山之后,未见过张三丰一面,今日有缘一见,说什么也要看清楚。他大着胆子又靠近了几分,依立在竹门之外,向内瞧去,正好瞧见一个身形高大异常、须发如银的背影。周星星一肚疑问呆瞪着这只是背影便使人不敢小觑的人,泛起深不可测的感觉。 张三丰挺如杉柏,静若渊海,两位宗师之中,秦迪是淡然的飘逸,这人拥有的却是一种绝无方法具体形容出来的特质和灵动不群的气魄,超越了言语能及的所有范畴。只可用深不可测去形容他,而更使人心神颤动处,是这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无与伦比的精神感染力。而在他的心中第一时间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便是天下第一宗师、武当张三丰。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10342.html
上一篇:第81章 大嫂二嫂五嫂齐上阵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第7章 绝对柔情_穿越倚天建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