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第78章 屈辱青书美艳母(上)_穿越倚天建后宫

第78章 屈辱青书美艳母(上)_穿越倚天建后宫

发布时间:2021-05-02 09:55 : 作者:

第78章 屈辱青书美艳母(上) 临近中午的时候,二嫂于中凤来叫俞飞鸿和张紫函吃午饭,但见女儿飞鸿正在和周星星练剑,张紫函在一边拍着手掌喝彩,咦,怎么不见青书?于中凤就站在树后面观看起来。 宝贝女儿的剑法真不错啦,得到了愈二侠的真传,这两年飞鸿练得也用心,估计已经算个不错的高手了。 俞飞鸿施展她的流风清舞剑,像跳一段优美的舞蹈似的,姿势曼妙无比,尤其是胸前的一对玉乳随着脚步轻轻弹动,对周星星以绝大的诱惑力。周星星施展绝顶轻功不住躲闪,他存心要逗逗这个美少女。渐渐地俞飞鸿的体力开始不支了,身上的汗水将衣衫完全湿透了,像一层薄薄的轻纱一样变得完全透明了。周星星打斗之际不停地盯着她那神秘诱人的双腿间地带和少女娇滑神圣的玉峰。 俞飞鸿又羞又喜,芳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寂寞难耐的感觉,好像渴望在周星星面前展露她神圣的玉体,任他轻薄蹂躏。她玉面上不禁飞起两朵淡淡的红云,更增娇艳。高手相斗,岂能分神,何况周星星正密切注意着她的反应,一有时机,立刻出手。踏上一步,挥掌直取中宫,伸手向她的玉峰抓去。 俞飞鸿不及回剑,只好后撤经一步。周星星步步紧逼,再次挥掌。这下俞飞鸿可躲不开了,周星星的手掌正抓在她那少女的禁地上。周星星反应奇快,顺手就捏了一记。俞飞鸿敏感的部位被触及,不由双腿一弯,软倒在草地上。周星星也见机地压在她身上,双手抓住她的手腕,让她无法反抗。俞飞鸿一边扭动挣扎,一边羞道:“星哥,你真坏。” 于中凤在树后面看的清清楚楚,心道看女儿与周星星眉来眼去的样子,怎么这样快他俩就搭上了? 周星星居然在俞飞鸿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将她拉起来,“飞鸿妹妹,你的剑法真不错,下午我们继续练,走啦,吃饭去了。” 于中凤从树后面转出来,俞飞鸿看到母亲,吓了一跳,怯怯地叫了一声:“娘?”她担心于中凤看到了她刚才和周星星亲热的样子。于中凤却不提刚才之事,指点了几下俞飞鸿的剑法,就带着三人回到听松别院。 用过午饭,大家纷自散去,于中凤心中有事,就来找大嫂楚飞琼商量,却发现殷素素也在大嫂房中。 “素素,你也在啊?” 殷素素展颜一笑,“二嫂,你来找大嫂有啥事?” 于中凤不好意思开口,楚飞琼就说:“凤凤,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啊?我们妯娌当中就属你的话密,今个这是怎么了?吞吞吐吐想干嘛?” 于中凤就直说道:“大嫂,我今天看到我家飞鸿和周公子在一起,而且还十分亲热。”说罢,他看了殷素素一眼。 殷素素心中得意,“哼,我星弟就是有本事,这么快就泡上二嫂的宝贝儿女了。” 楚飞琼也感到有些惊讶,随即又说:“这也没什么啊,周公子毕竟是名满天下的大将军,大周的三军统帅,就连远桥和莲舟对他也是十分赞赏啊,如果你的女儿能够和周公子在一起,你应该为她们感到高兴才对啊。” 于中凤叹息一声,说:“我不是怕你不高兴吗?青书……” 楚飞琼说:“我家青书,我最了解了,他本来是不喜欢飞鸿和紫函的,我早就劝他和两个妹妹把事情挑明,可他在这方面十分懦弱,一直羞于说出口,我真害怕耽误了飞鸿和紫函,现在你这样一说,我心中倒是踏实起来了。” 于中凤道:“原来打扫早就知道内情,对了,青书这孩子,既不喜欢飞鸿,也不喜欢紫函,他究竟喜欢谁?” 楚飞琼长叹一声,面露忧伤,道:“两位妹子也不是外人,我就是说告诉你们吧,青书这孩子,真是让我对他伤透了心,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居然患了严重恋母症,他偷偷告诉我,他的心中只有我一个人……” “啊?”于中凤和殷素素都倍感意外,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人? 楚飞琼继续说:“我和他深谈了好些次,甚至严厉地警告他必须彻底消除这种想法,可他就是不听。他现在越来越变态了,有好几次我洗澡的时候,都发现他在偷窥我的身体,他的房间装衣服的箱子里面,居然还珍藏着我这几年丢失的好些个内衣内裤……” 殷素素叹道:“青书怎么会是这样?大哥知道吗?” 楚飞琼苦笑道:“我哪里敢告诉远桥,他爹要是知道了,还不一掌将他打死?我希望青书年龄大一点,能够明白母子之间是不能有那种感情的道理,可是他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我都伤心死了。” 于中凤正色道:“大嫂,这都是你小时候溺爱他的缘故,到了现在你还舍不得管他,你是在纵容他啊,他只会越陷越深。” 楚飞琼为难地问:“我该怎样?” 于中凤说:“让我想想……” 殷素素心中也暗自盘算起来。 楚飞琼心乱如麻,“凤凤,想到办法没有?” 于中凤愁眉苦脸地摇摇头,殷素素却眼前一亮,说:“我有个好办法。” 楚飞琼急忙问:“什么办法?” 殷素素说:“青书之所以这样变态地喜欢你,是因为从小你给了他太深的印象。在他心中树立了一个永不磨灭的光辉形象,要想让青书心中不再有你,首先你要贬低自己在青书心目中的形象。” 楚飞琼听殷素素说得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贬低自己的形象,就问:“素素,需要我怎样做?” 殷素素笑盈盈地说:“我有个好办法,一下子就能将你在青书心中贤妻良母的形象彻底推倒。” 楚飞琼焦急道:“素素,你倒是快点说出来啊。” 殷素素就说:“男人最恨的就是背叛自己的女人了,你的儿子也一样,你要是找一个奸夫……然后故意将自己与奸夫的事情败露给青书,不就……”楚飞琼将脸一沉,“素素,看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以那样做?我们武当乃是名门正派,远桥现在是武当掌门人,我是掌门夫人,难道你让我红杏出墙不成?” 殷素素却道:“非也,大嫂,你听我说详细。我说你找个‘奸夫’,只是用来糊弄青书的,到时候我俩配合一下,只要表演的微妙为佳,就能给青书造成那种错觉。” 于中凤听后,觉得很好玩,就赞同道:“素素的这个主意很有创意啊,我看效果一定错不了。” 楚飞琼却觉得不妥,满腹疑问,“素素,青书有那么好糊弄吗?再说,我们找谁来演奸夫?” 殷素素说:“我都替你考虑周全了,你先讲青书骗到这里来,然后你故意不在房间。青书在这里等的时候,我化妆成蒙面人偷袭他,以我的武功,应该能将他制服,我点了他的穴道,假装窃贼,开始翻你的衣柜。临走时候,将被点了穴道了青书藏到你的衣柜中,这样他在里面不能动弹,只能耳听,你尽量将口气表现的淫荡一些,就能骗过他了。” “还有,奸夫这个重任,绝不能轻易地找个人,一旦要是泄露出去,大嫂的声誉就全完了,所以必须是最可信的人,就让周星星来配合你吧。” “周星星?”楚飞琼一阵脸红,周星星名扬天下,器宇轩昂,又是反元大周统帅,极富男子汉气概,可是年龄小了一些,几乎是和青书一般年纪,“素素,这合适吗?” 殷素素说:“星星这孩子,极重义气,并且会守口如瓶,其他人根本信不过。” 楚飞琼想想武当山三代弟子是不少,但是任何一个也不能委以重任,尤其是平日里,自己在他们面前威风惯了,就是借给他们胆子,他们也不敢猥亵自己。一想到自己吆喝周星星表演那种男女偷情的激情戏,楚飞琼居然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 于中凤不说话,心中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觉。心中暗道:“大嫂一向作风严谨,想不到今日居然也要为了逆子做出牺牲,尽管是假作情戏,但终究要搂搂抱抱吧?好羞人啊。” 楚飞琼又说:“我们表演完了之后,怎么办?难道要等青书穴道自动解开,来指骂他的娘亲?” 殷素素笑道:“我们在这里风流一度之后,就换地方,去我那儿,将这里故意空出来,青书穴道自动解开后,相信他看了你的淫荡表演之后,会对你极为恶心,再也不会偷恋你了。” 楚飞琼虽然觉得这个办法太荒唐,但是对于拯救青书来说,却是是一个办法,就答应试一试。 吃晚饭的时候,楚飞琼悄悄对宋青书说:“青书,一会儿你到娘房间来一趟,我问你点事。” 宋青书答应了一声,心中暗想:“一定是两个师妹又在娘跟前说自己的坏话了,她俩就知道整天缠着我,不过现在飞鸿妹妹有了周公子,就剩下紫函一个人了,娘一定是要娶紫函,哎!我真的是对子涵一点感觉也没有啊。” 宋青书来到母亲房间,楚飞琼还没有过来,宋青书就一个人等,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楚飞琼现身,他正在纳闷,就听身后有声音,还以为楚飞琼回来了,转过身刚要张口喊,却见来人黑巾蒙面,“不好,是刺客。”宋青书挥掌朝来人拍过来。这此刻正是殷素素假扮。 殷素素和宋青书就在屋子中打起来,要说,这宋青书的武功还真不赖,殷素素十招过去,居然没有制服他,“这小子居然有这等身手?真要是制不住他,今日的计划岂不要泡汤?”殷素素一着急,就摸了一枚暗器出来,就是那蚊须针,因为蚊须针上面的毒药已经失效,就算打中他,也要不了他的性命。 嗖的一扬手,蚊须针朝宋青书直飞过去,宋青书虽然攻底子不错,到底是缺乏临阵对决的经验,对方射了暗器出来,他心中一慌,全力躲闪暗器的功夫,被殷素素偷袭得手。殷素素点中了宋青书的身上三处大穴,让他既不能动,也不能喊。然后故意当着宋青书的面,在屋子里面乱翻一通。什么也没找到,就将宋青书拖到衣柜前面,将他放了进去。 衣柜的门关上之后,宋青书眼前一片漆黑,不过眼前倒是还有一线亮光,那是衣柜上的一道缝,通过这道缝,宋青书可以看到屋中的一部分情景,就见那个黑衣人又在屋里面找了半天,然后从后窗户逃走了。 宋青书见他没有伤害自己,猜想他是谋财不害命,这些日子,因为张翠山回归武当,江湖上不少门派已经云集武当山下,打算上武当找张翠山询问金毛狮王的下落。又因为这些门派大都是小门派,均不敢和武当正面交锋,就在山下等着少林派的到来。等少林来了,再一起上山。宋青书只等这个蒙面人是山下那些人。 这时候,寂静的明月之下,楚飞琼,殷素素,殷素素已经站在院子里。 楚飞琼一想到就要发生的荒唐事,脸上红晕一片,一颗芳心也如小鹿撞怀。 殷素素见她满面娇羞的样子,就轻声说道:“大嫂,你这个样子可不行,会被青书识破的,你要装的放荡一下。” 楚飞琼娇羞地点头,周星星凑过来,伸出一只手臂,环绕住楚飞琼的柳腰,楚飞琼心中一颤,就要挣扎。周星星低声道:“琼姐 ,刚刚不是开导过你了吗?怎么还是放不开,要知道,被青书看出来我们可就白忙和了。” 楚飞琼在周星星的怀中有些极不自然,但是想到要治好青书的病,也只要委屈一下自己了,“星弟,等会我们……开始后,你千万不要太过分啊。” 周星星坏笑道:“琼姐,你就放心吧,我会掌握尺寸的,不过你要尽量配合我,千万不要反抗。” 楚飞琼恩了一声,依旧不放心地说:“大丈夫说话算数,星弟,你可不能来真的。” 周星星笑道:“琼姐放心嘛,在没有你的允许下,我决计不会毁了你的清白,不过,有一些暧昧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殷素素催道:“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行动吧,星弟,我和大嫂先进屋了,等会我出来叫你。” 楚飞琼和殷素素来到房中,看到满屋子的凌乱,自然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到处搜了一下,殷素素说:“大嫂,一定是来贼了,看样子已经跑了。” 楚飞琼将敞开的后窗关好,说:“这些天山下来了好多各门各派的人士,我们大家都要小心一些。” 殷素素说:“这些人好像是冲着我们夫妇来的。” 楚飞琼正色道:“素素,你不用担心,就算来再多的人,我们武当也会保护你们一家三口的安全。武当七侠,情同兄弟,我们同患难共进退,再说,这些乌合之众,未必就敢和武当结仇。” 殷素素柔声说:“大嫂,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楚飞琼温柔地一笑,“素素,我们姐妹就不用客气了,回头你再好好谢谢我就是了。” 殷素素暧昧地笑着说:“大嫂,我现在就谢你,我在为你服务一次吧。” 衣柜中的宋青书,一开始盼望母亲和五婶发现自己,好放自己出去,可是听了后面的谈话,宋青书感到十分意外,这时候,殷素素已经扶着楚飞琼双双到了床上,宋青书透过那道窄窄的缝隙,刚好可以看到她母亲楚飞琼庄严地面孔,殷素素温柔地亲吻着母亲的耳垂,一只手正在悄悄结着楚飞琼的衣衫。 楚飞琼满面娇红,轻声说:“素素,这样子好羞人啊。” 殷素素脱下了她的外襟,一件淡黄色的肚兜紧紧笼罩住她饱满的酥胸,被殷素素放倒在床上,楚飞琼发出高昂的呻吟,殷素素已经扶上她的一对玉峰,在掌心轻轻地揉动。双峰在肚兜里面被挤压的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衣柜中的宋青书看到美丽端庄的母亲居然被年轻漂亮的五婶娘这样抚摸,他开始兴奋起来,只是自己的眼睛距离那道缝隙远了点,外面香艳的情景,没有办法尽收眼底。他只能看到母亲端庄秀丽因为被殷素素抚摸满足的面孔,酥胸以下正好看不到。他身上的穴道又解不开,心中十分着急,要是自己的身子再靠前一点,就能看到母亲丰满的酥胸了。 楚飞琼却不知道儿子能够看到自己现在的淫、荡的表情,为了配合好殷素素,她尽量装作满足的样子,任由殷素素抚摸自己,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现在就在近在咫尺的衣柜中听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楚飞琼羞得无地自容,自己简直是太淫乱了……哎!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娘这样还不是为了,永久地绝了那个念头? 殷素素看着她害羞的神情,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握着她的手轻轻的动了两下,轻轻的抚弄着她那似暖玉般的小手。果然和自己预料中的一样,经殷素素一挑逗,楚飞琼更是不堪,粉红的俏脸似要滴出水来,身子也隐隐有些微微的颤抖。 见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殷素素一把将她搂在怀中,在她全身上下四处摸索,樱唇也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那瞬间,楚飞琼只觉脑中像是“轰”的一声炸开了一样,变得一片空白。 突然的偷袭让楚飞琼既惊又羞,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虽然昨天晚上有过一次热身,但是今天环境不同啊。 殷素素只觉得怀中的佳人,全身柔若无骨,虽然隔着衣裳仍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着自己胸膛的那两团丰肉,仿佛具有无限的弹力,殷素素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嘴唇,舌头也跟着深入唇内,扫顶着她的光洁的牙齿,最后撬开牙门,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仔细的品尝着大嫂这朵天山雪莲。 殷素素的肆意轻薄,让楚飞琼变得完全不知所措,就那样酥软的躺在床上,任由摆布。 殷素素那热情的拥吻,让她逐渐有些意乱情迷,那在她全身上下摸索的玉手,所经之处都带起一股滚烫的灼热。 朦胧中楚飞琼只觉自己的身体在软化,在膨胀,好像整个灵魂都脱离了身体,在空中飘荡。身体越发不听她使唤的产生一股热潮。她的味道很香、很甜,肌肤也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光滑无瑕,让殷素素爱不释手。从粉背、纤腰到隆臀,抚摸了一遍又一遍,兴趣却丝毫未减。 离开她的樱唇,移向她的脸颊、耳根、粉颈。而她也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变得沉醉期间,虽然不曾采取主动,但对殷素素的轻薄却是不再抗拒。 殷素素一手揉捏着她浑圆的香臀,另一手却轻轻的拉开她腰带上的活结,将她的衣襟向两侧分开,露出粉白的抹胸。一双玉乳插翅高耸,似要弹出那胸围的束缚,顶上那粉红色的两粒凸起的痕迹分外明显。 玉手在她的丰乳根部轻柔的划着,转着双峰慢慢登上峰顶,紧紧握住那一手都握不下的乳峰用力揉弄。 殷素素解衣的动作,轻柔得让沉醉在亲吻和抚摸中的无瑕毫无所觉,直到感到胸前有手指划动,才突然惊觉上身胸前竟已大大敞开。那洁白的上裳挂在手腕,胸前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抹胸,不由发出一声娇羞的轻吟,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欲念正慢慢升高。当楚飞琼感到乳峰被握住时,全身像凉风习过一般,打了一个寒颤,下体也不自觉的溢出一股浓浓的液体。 看着她闭着眼,脸上及颈上的红晕却久久不褪,那殷红的双唇也比刚才要娇艳许多,虽是娇羞万分却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放肆。 那沉默的放纵让躲在柜子里面的宋青书情迷意乱,我的娘亲好淫荡啊,居然和五婶做这种事情,五婶,快些将她扒光,宋青书呐喊着,虽然他看不到那香艳的情景,但是通过联想,他可以意淫自己的生母。 终于看到那件淡黄色肚兜被五婶脱下来,放在了床头,紧接着楚飞琼娇羞地说:“素素,不要啊,下面也要脱?” 殷素素却不回答,娇笑着,将楚飞琼的藕荷色的外裙,藏青色的里裤,雪白的罗袜一一脱下来,楚飞琼惊讶地看着殷素素,因为这时候,周星星已经出现在屋子当中了。周星星并没有说话,因为刚才还没有轮到他出场,他正坐在屋子正中的太师椅上面欣赏着楚飞琼的胴体。 想到自己居然赤裸裸地暴露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楚飞琼娇羞的简直抬不起头来,赶紧用双手掩住双峰,同时紧闭双腿,“素素,你……”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10339.html
上一篇:第79章 屈辱青书美艳母(下)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第77章 温柔可人张紫函_穿越倚天建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