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第37章 少女的魅惑_穿越倚天建后宫

第37章 少女的魅惑_穿越倚天建后宫

发布时间:2021-05-02 09:54 : 作者:

第37章 少女的魅惑 夜幕,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狂风,如山崩海啸,不时响起树断竹折的声音。暴雨,势如倾盆,宛如万丈突崖下泻的巨瀑。震撼山林旷野的霹雳,随着一闪继一闪的刺目电光,一个接着一个,大地震颤,雷声不绝,愈增暴风雨的汹涌声势和夜的恐怖。就在这风雨肆虐,雷电助威,天宇翻腾得令人窒息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怒马狂奔,铁蹄击在山道上的清脆声音。又是一道强烈的刺目电光,划破了漆黑的夜幕,给宇宙带来剎那的光明,照亮了群峰颤动,耸拔搓峨的山区。只见两匹青须健马,昂首竖须,迎着狂风雷雨,飞驰在通向拜月峰下的人工石道上。 马上是两个身穿黑绸剑衣,背插长剑的独臂人。他俩双手控缰,引身躬在鞍头上,两腿紧紧挟着马腹,两只寒星般的眸子,在黑巾的双孔内,冷芒闪射,显示出他内心的迫切、焦急。借着夜空一闪继一闪的强烈电光,他熟练的控制着马的速度,和飞驰的方向。 根据蒙面人精光闪射的眸子,和控马如飞的熟练,一望而知他不但是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而且,也是一个马术精湛的骑士。看他对山路的熟悉,似乎就是住在这山区中的人,看他面罩黑巾,又分明是怕人认出他的真面目。 显然,他这样甘冒生命的危险,在如此暴风狂雨,雷电交加的漆黑深夜里,急催怒马,亡命狂奔,必是有万分火急的重大消息传递。或者,他正要利用这个惊险、恐怖的大好机会,去完成一件较毁灭生命尤为值得的惊人事情。 两匹青马穿过高可按天的古木巨林,翻过崎岖峻险的横岭,绕过数座峰角,到达一座峡谷口前。蒙面人的马速,丝毫末减,依然狂驰如飞,直冲入谷。深谷范围极大,约有数百亩,南面是突崖,北面是高峰,正西横旦着一道崎险绝壁,谷口是两座南向形成的纵岭。 这是一座死谷,谷中俱是双位人合抱的古松巨木,枝干密集,十分茂盛,一片苍翠。茂林的深处,模糊地现出一座巨石古堡,在夜空强烈的电闪下,反射着苍青灰暗的白色。古堡共有九座塔形堡楼,八座较低的,形同卫星,拱围着中央一座高耸夜空,特别凸出的独立碉楼,乍然看来,直如鹤立鸡群。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座古堡是依照九宫八卦的阵势筑成。 堡内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灯光,显得阴森、恐怖、死寂,宛如待人而噬的庞然怪物。两个独臂人仅略微看了一眼谷中形势,狂奔的青马沿着宽大石道,如飞冲进林内。前进数十丈,急拨马头,冲下石道,直奔林内七八丈外的一座凹形大石来至石前,右手微撑鞍头,飞身纵下马来。他俩急忙将丝缰系在鞍头上,匆匆拍了拍雨水淋漓的青马长须,折身向深处驰去。 这两个度独臂人就是前日被周星星斩断手臂的刘子峰和朱子勇。 他俩到达松林内沿,即是围绕堡外的人工护堡河,这时水满四溢,已分不出两岸的边际。二人似是知道护堡河的宽度,到达林沿,立即腾空跃起,飞越河上,直落古堡的高大石墙前。堡墙青苍灰白,俱是八尺青石砌成,墙高七丈,二人立在庞然高大的堡墙下,宛如一个小黑点。 他俩用手遮雨,仰首看了一眼堡墙,接着紧了紧肩后的剑柄,足尖一点,腾空而上,宛如升空飞燕。堡墙宽约一丈,上面寂然无人,恰好对正一座通向中央堡楼的凌空钢索飞桥。全堡飞桥共有四座,分由四角通向中央,暗含着四象之势,飞桥长三十丈,竟仅四尺,蒙面人对正的飞桥,正是最安全的一座。根据蒙面人的种种迹象,他对古堡中的情形,显然是了如指掌,十分清楚。 二人隐身碟坎间,看了一眼左右两座铁门紧闭的卫星堡楼,刘子峰说:“二弟,你猜朱元璋会不会答应帮我们?” 朱子勇说:“朱元璋也是贪财好色之人,只要我们添油加醋一说,他必然心动。”二人商量好后立即纵下碟坎,如飞奔上被风雨吹打得急烈摇摆的索桥,直向中央独立堡楼驰去。这座古堡正是朱元璋的地盘,必然有高手警卫,因为今夜来了一场数十年难得一遇的恐怖雷雨,守卫俱都躲进了八个卫星堡楼内,也许他们相信没有人胆敢前来虎口捋须。但是,就在他们自恃无虞,躲在堡楼避雨的时候,却出乎意外地来了两个胆大的不速客人。 这时,朱子勇和刘子峰已通过索桥,飞身纵上中央堡楼的中层石栏上。堡楼中层,共有八座同形式的兽环大铁门,但是,每座铁门的颜色,却迥然不同,对正飞桥的是一座红门。二人却跳下石栏,急步向一座黑漆铁门绕去。黑漆铁门,恰巧对正西面谷底的构一日一崎险绝壁,位于堡外绝壁下的广大富丽花园,立在黑门前,可以一览无遗。 二人翻腕撤剑,立即沿着斜斜上升的楼梯,如飞向顶上奔去。看他纵跃奔跳,健步如飞,似是杂乱无序,实则,每一个落脚处,都接着八卦生克之理,同时,起身落步,轻巧迅疾,捷如狸猫,毫无声息。奔上顶层,上楼后二人立即凝目上看,只见漆黑的尖顶上,不见一个守兵。 他俩身形尚未落实,脚下已响起一阵苍劲的哈哈大笑:“阁下敢于今夜,只身夜闯九宫堡,胆识、豪气,实令老夫佩服。”服字出口,呼的就是一拐,猛向双脚刚刚落实的二人扫去。 朱子勇来不及做解释,旋身让过一拐,长刀反臂挥出,径斩对方的手腕。同时,已看清对方是一个霜眉银胡,满面怒容,手使镇铁拐的紫衣老人。持拐老人见蒙面人身法诡异,出剑神速,知道遇到了劲敌,大喝一声,疾演泰山压顶,抡拐再向朱子勇的当头砸去。 这时,风雨更大,雷声震耳,闪电刺目,钢索飞桥摆动得十分骇人。楼下寒光闪闪,人影晃动,一片吶喊之声。钢索飞桥的对面堡墙上,已有数数名高手守住。刘子峰高声喝道:“且慢!前面这位老者,可是神手傲白?” 持拐老人闻言住手,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朱子勇连忙收刀,“傲先生,我们是龙头山的朱子勇和刘子峰啊。” 持拐老人惊道:“原来是龙头山的朋友,你们因何雷雨之夜来访?” 刘子峰道:“我们有要事要见朱重八。” 持拐老人说:“八爷已经就寝了。” 刘子峰急道:“快带我们哥俩去见他,有大生意上门了。” 昨日连降大雨,周星星的队伍原地驻扎了一天,第二天早晨继续朝洞庭湖前进,临近傍晚的时候,进入群山环抱的山谷,向导告诉周星星,翻过前面的两座山峰,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抵达洞庭湖链接长江的渡口。 周星星看了一下地形,说:“前面山高林密,大家注意了,前进!” 队伍缓缓爬山山爬,打算过了这两道山梁再找地方投宿,谁知刚登上第一道山梁,就听旁边树林里有人哈哈大笑。 跟着响起了一阵“咚咚咚”的锣声,片刻涌出许多人来,大约有三四百人。周星星传令大家护好镖车,准备迎战。又看到敌人队伍中,居然有两个独臂人,正是前天抢劫自己的那两个强盗头子,不由骂道:“这两王八犊子,没本事抢我的镖车,又找了帮手来。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看我今天如何收拾你们。” 恶战马上开始,强贼潮水般扑上来,与镖局的人马混站在一起。周星星见这帮强贼中有两个黑衣人武功却是十分了得,只见那两人长剑一出手,顿时剑光闪闪,两把长剑化作一条长虹,片刻便刺伤了几人。见那两人的剑法轻灵飘逸,剑上银光闪耀,紫芒吞吐,特别是那两人的长剑一左一右,竟配合的精妙无比,片刻又刺伤了几个镖师。 周星星让周芷若好好找看自己,自己提宝剑冲上去助阵,(因为没有固定的武功路数,周大官人刀剑混用。),刚砍到两名贼寇,突然觉得背后一股罡风袭击而来,那罡风凌厉无比。周星星知道是有人在他背后偷袭,而且此人绝非普通之辈。连忙向旁边一退,闪过了一击,那偷袭之人“咦”了一声,他没想到周星星会轻易躲过这一击。 那人见一击不中,又跟着紧接着一掌,向周星星的“太阳穴”劈来。周星星前面有贼兵拦着,无法躲闪,又无法转身,只得抬起右掌奋力反手迎去。他危机之中不知不觉用上了全力,他此时内力已今非昔比,已经到了意到力到,随意而发的境界。这一掌虽然看似轻飘飘的,但却是威力无比,实有开碑裂石之威力。周星星这一掌是韩千叶的七绝掌,叫“反弹琵琶”,是专门对付敌人从背后袭击的精妙招数,看似柔软,实则刚猛之极。这七绝掌以柔见长,动作柔和,是一种以气使劲的掌力,柔劲如棉花,无声无息,但内劲刚猛无比,若被打在身上,全身骨骼便会被震断,心脉俱损,正所谓“看似至柔,实则至刚”。 只是周星星初次使用还不顺手,但也已经是足以解开眼前的危机了。只见两人双掌相交,“啪”的一声,周星星晃了晃,便站住了身子。那偷袭之人却被周星星这一掌震得退了两步才站住了脚。周星星连忙转过身来,一看偷袭自己的人顿时便大怒。原来,此人竟是上次在自己刀下侥幸逃生的朱子勇。 周星星顿时火怒三丈,他吸了一口气,体内的真气大增。朝朱子勇大喝一声,双拳猛击而出,朝朱子勇胸口打去,他这一击有备而出,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威不可挡。这一招叫“罗汉伏虎”,使出来得心应手,加上他此时内力不知比江湖中一等一流高手高出多少倍,这一击又是他盛怒之下打出,自是威力无比。 朱子勇见周星星刚才竟轻易化解了自己这一掌,也暗暗吃了一惊,又见周星星猛向自己打来,正想借此机会击伤周星星,便也大喝一声,单掌猛地推出,向周星星的双拳撞去。只听见“砰”的一声,两人拳掌相交,朱子勇被震得连连退了几步,退到了树干上,只觉得双手发麻,气血翻滚,连忙吸了一口气调息。“想不到这小子刀法好,内力也这样厉害,看来我不是对手啊。” 中星星手中倒提宝剑观看局势,但见对方中有两个古稀老者,手中各使两口宝剑,十分厉害,杀得好几名武功高强的镖师近身不得,只见那两个道人手中的两把长剑上下翻飞,出招凌厉凶狠,快捷绝伦。四把长剑交织在一起,似乎有无数把剑一般,竟织成一面剑网,剑法轻灵飘逸,银芒流动,化作万点寒芒,尤其两人一左一右交相呼应,四把长剑一上一下,配合得丝丝入扣,加上两人脚下奇妙的步法,配合得天衣无缝。无论极为镖师招数如何凌厉狠毒,均被那两人组成的剑网轻易化解,只见两人手上的长剑每一招、脚下的每一步,均配合得恰到好处。 周星星暗暗吃惊,心想:难道这两个老家伙使的竟是一种厉害的剑阵不成?再看了一下儿,见两人组成的剑网越收越小,两人脚下的脚步时左时右,纯熟无比,就好像脚下长了眼睛似的,两人一进一退,攻守自然,配合得默契严密。不断地有镖师被他们的宝剑刺中,周星星看自己在不伸手,就要成光杆司令了。 周星星让身边两个身手不错的标识专门负责保护周芷若的安全,自己挺剑冲了上去。 周星星不住地出剑刺向那两老者,其中一老者顿时更加吃紧,周星星使了一招秋风落叶剑,长剑刺中了那老者的后肩,虽然刺的不是要害,但也深到骨头里,那个老者一声惨叫,摔出一丈之外。另一老者见周星星的长剑刺到,左手的袖子突然一抬,朝周星星指去,只见突然白光一闪,十几枚钢针突然从他的袖子里飞出,那钢针由弹力所发出,力道极大,又快又准。 周星星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已经躲闪不及,他此时长剑递出到了那老者的眼前,突然见他一抬手,知道必有古怪,他已有了警觉,突然见眼前白光一闪,十几枚钢针向自己同时射来,此时距离又近,危机之中他再也不顾什么身份了,只得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一旁。但他身后的几个镖师哪里躲得及?只听见“哎哟”几声惨叫,便有几个镖师同时中了钢针,倒地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顿时毙了命,想来那钢针竟是淬了剧毒无比的毒药。 周星星侧身一个“鲤鱼打挺”跃起,长剑在胸口前挽了一个剑花护住全身,见那老者没有再发暗器,大骂道:“老杂种!你找死!竟用暗器射你爷爷。”说着长剑一点,猛向那老者连下杀手,顿时他手中的长剑化作无数把长剑向那老者刺去。那老者袖子又一指,周星星连忙用剑在胸口前挽了几个剑花,却不见有钢针射出,便纵身一跃,欺到他跟前。顿时把他笼在剑影之下,眼看那老者就要丧命在他的长剑之下。 半途又杀出来一位高手,来人手中用的是一条木棒,正是神手傲白。周星星见老者被人从自己剑下救走,更是恼他坏了自己的好事,长剑一抖,分刺向傲白的“璇玑穴”和“膻中穴”,傲白左手中的木棒交到右手,木棒一搭,挑向长剑,他危机之中,不知不觉用上了棒法中的“粘”字诀的招数。周星星一抖长剑,想削断他的木棒,但说也奇怪,杨聪那根木棒就像磁铁似的竟粘住了他的长剑,周星星见削不断这小子手中的木棒,大为奇怪,于是手上加大内力削向傲白手中的木棒,但那木棒只是颤动了一下,仍粘住他的长剑。神手傲白一招得手,手上便也加大内力,那木棒就像有磁铁的魔力一样与周星星的长剑粘在了一起。 周星星大怒,使出全身功力,正想与神手傲白拼命,突听身后一声惊呼,“啊!哥哥救我。” 周星星扭头一看,但见周芷若手中长剑脱手,一个相貌凶恶的精壮汉子正带着一脸的笑朝周芷若逼上去,周芷若身边那两个保镖早已经毙命。周星星心中一沉,没成想遇到了难缠的匪寇,镖局的人马顷刻间就全军覆没了,看来镖车保不住了,那点钱财是小事,决不能伤了芷若,周星星虚晃一剑,打算去救周芷若。 谁料神手傲白缠的很厉害,他不但猛攻周星星,而且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颗暗器,此暗器乃是一种毒烟,在周星星面前散开,周星星顿觉空气中一股难闻的气味,“不好,有毒。”周星星急忙凭住呼吸,一边运功抵御毒气,一边冷静地应战,“芷若,你快跑,先不要管我。” 周芷若手中宝剑脱手,见到对面的贼逼近,听到周星星让自己快点跑,于是拔足就朝一侧的山上跑去,那个贼正是朱元璋,他见周芷若生得貌美如花,况且周星星手下皆阵亡,就剩下这个小姑娘,一定要将她捉住,于是带领一部分人去追周芷若。剩下一部分人继续围攻周星星。 周星星十分着急,眼看着朱元璋一帮人马去追周芷若了,可神手傲白武功太厉害,自己勉强能招架得住,想脱身实在不容易,加上这家伙又使用了毒烟,自己还需耗费一部分功力抵御毒烟,这样下去,自己迟早都要落败,该如何是好? 周星星额头见汗,招数也开始散乱。 就在这时,一阵疾速的衣袂破风声,清晰传来。周星星心中一惊,凝神一看,只见一条身影从身边闪过,竟是一个头戴风帽,一身黄绒衣裙的绝色少女。黄衣少女年约十四五岁,桃形的脸蛋,弯月般的黛眉,晶莹凤目,瑶鼻樱唇,香腮上的两个酒涡特别深。“星哥不要害怕,阿离来也!”黄衣少女一掌震开神手傲白的宝剑,神手傲白眼看就要得手,却被一黄衣女子搅乱局势,手中宝剑一挥,剑影如山,向黄衣少女当头罩下。 黄衣少女将左手一抬,射出一支袖箭。箭身长不过五寸,通体乌黑,箭尖迸出一道乌光,朝神手傲白面门射至。 “唐门暗器!”神手傲白吃了一惊,连忙低头躲避,趁这机会黄衣少女拉着周星星如飞燕般倒退数步,右手在腰间一捻,一支三尺长的软剑跃然手中。软剑剑身透明薄如蝉翼,嘤嘤地振响不止,发出蓝幽幽的剑光。此剑名“蝉翼”,剑锋以唐门奇毒“流霜毒焰”锻烧,并以天下十八种秘门毒药淬过,剑锋奇毒无比,见血封喉。 神手傲白见得此剑,脸色大变,但迅速恢复常态,向黄衣少女冷冷地道:“小丫头,把你的本事都尽力施展出来吧,不要到阎王面前报道时才喊冤枉。” 黄衣少女啐骂道:“不要脸,恐怕到了阴间,阎王都嫌弃你,把你丢了喂狗算了。”说罢,蝉翼剑一摆,舞出万点繁星,飘飘洒洒,向神手傲白连刺十多剑。黄衣少女这套剑法名“烟雨快剑”,剑招繁复,剑势迅疾,为唐门上乘剑术。 神手傲白一声冷哼,铁杖横扫,威风凛凛,乃是“伏魔剑法”中“摧伏天魔”的招数,实为大巧若拙的一招。只听得“叮叮当看小说.v.请到第一文学.当”双剑相交,急如密雨,转眼便破去唐赛儿快剑一攻。神手傲白年轻时出身少林,自幼修习“伏魔剑法”、“金刚飞钵”等奇功。后因作恶武林,被少林逐出,从此浪迹江湖,今年才投靠的朱元璋。 二人各自施展,来来往往过了十多招。黄衣少女剑法只在快捷灵动,出奇制胜,而神手傲白招数凝重,每一招都稳准狠,转瞬间黄衣少女便只有招架之力。 周星星趁这机会恢复了一下功力,他本惦记着周芷若的安危,想脱身去救周芷若,可又见黄衣少女险象环生,分明也不是神手傲白的对手,刚才听她叫自己星哥,肯定是认识自己,会是谁呢?不管是谁,这位小妹妹冒死来救自己,自己焉能撇下她不管?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10300.html
上一篇:第38章 极度险情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第36章 客栈笑拥美娇妻_穿越倚天建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