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第36章 客栈笑拥美娇妻_穿越倚天建后宫

第36章 客栈笑拥美娇妻_穿越倚天建后宫

发布时间:2021-05-02 09:54 : 作者:

第36章 客栈笑拥美娇妻 从这天中午开始,周星星就和周紫韵周芷若姑侄二人大床尽欢,战斗一直延续到深夜,大床上满是的痕迹,床单上沾满了三人的,两个玉一般的美人已经筋疲力尽,一左一右沉睡在周星星怀中,周星星的神枪依然挺立,两只小手还握在上面,周星星一共在她们俩身上发射了七次,或许是得到了韩千叶的功力的缘故,七次爆射之后,他的体力依然十分充沛。 肚子有些饿了,周星星穿衣服起来,去厨房让吓人准备了夜宵,自己端回来叫醒周紫韵和周芷若,一壶美酒,四个精美的小菜,不一会功夫就被风卷残云了,周星星再一次抱住两个绝色的玉人,开始了下一轮鏖战…… 第二天,周星星和周紫韵告别,带领周芷若和常遇春乘一只战船登6,登6之后,周星星就打着大周的旗号在附近的州城府县招兵买马,元军因为刚刚占领大周领地,驻守在这儿的军队只有一万龟缩在兰陵不敢出来。周星星招兵进展的异常顺利,就留下常遇春全权负责招募新兵的事宜,自己带着周芷若上路。 本来周星星对姑姑说他带着周芷若上路,另有重任交给周芷若,无非是考虑到此去昆仑山,路途遥远,少说也得几个月,这几个月时间里,自己一个人如何受得了寂寞?虽然说倚天中美女如云,可是自己是去取武功秘籍,没空泡妞啊,找个现成的带在身边多方便?何况周芷若天生丽质,美貌动人,尤其那名器天性禀异,非但紧窄紧包,让人舒美无限,尤其自己又占用了她亲哥哥的肉身,那种兄妹在一起的感觉,更令周星星每一次拥抱周芷若的时候,都热血。 这时,前方战报传过来,汝阳王因为受到元顺帝密令,突然撤兵了,韩山童和刘福通、殷白眉等也趁机收复了几座失城,周星星觉得这正是和天鹰教重修于好的机会,韩山童和刘福通也都是豁达之人,自己只要亲自前往洞庭跑一趟,定能说合。 于是,周星星让常遇春为自读己准备了三车重礼,就动身赶往洞庭湖,打算先联合天鹰教之后,再奔昆仑山。 毕竟还是战乱年代,周星星为了安全起见,就找了一家镖局为自己押运。 这一日队伍进入湖北境界,正往前走,便见两旁的悬崖上滚下无数石头,随后拥出无数的人马来,把众人围住,那些人也是一个个手持兵刃,身着红衣红裤,手持刀枪。因为周星星早有准备,手下护镖的队伍便自动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留在后面,以防中了埋伏,因此人人不慌不忙,围住镖车而战,双方展开了一场短兵相接的恶战。一时间打得异常激烈,不久,杀散了这伙强盗,渐渐占了上风。那帮匪徒便渐渐不敌,纷纷开始乱了起来。 周星星站在镖车上杀了几个冲到前面的匪徒,突然看见一个手持判官笔的老者在人群中连连飘动,身手敏捷,出手凶狠毒辣,好几个镖师均伤在他的判官笔下,几个镖师围攻他也奈何不了他。周星星见此情景,便一纵一跃到那老者身后,挥刀劈向他的背后,那人听到身后罡风凌厉,知道背后有人偷袭,却头也不回,手中的判官笔反手一撩,只听见“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双方都震得虎口发麻,各自“噫”的一声惊叫,都各自退开了几步,那人急忙转身回视,周星星见此人鹤发童颜,双目精光闪闪,有如冷电逼人,令人不由得内心一震,瞧他的年纪已有六十开外了,那老者穿一身的黑袍特别耀眼。 那老者见周星星刚才刀上的劲力不凡,喝了一声:“好!”便纵身欺上扑向周星星,判官笔连点向他的“云门”、“章门”、“魂门”、“中枢”等穴,迅捷无比,又快又准。周星星反身一刀,脚下踏五行八卦步,避开他的一击,八卦刀横扫向他的腰间。那人见多识广知道厉害,反退一步斜点周星星的小腹,喝道:“想不到镖局中竟还有如此能人,尊驾是谁?”手上的判官笔却丝毫不缓,判官笔竟围着杨威周身的穴道点去,身法快如幽灵。周星星不敢大意,凝神应敌,他的刀沉重浑厚、器沉力劲,横斩竖劈,威力无比。 周星星边打边笑道:“再下乃无名小辈,何足挂齿。”手中的刀斩、劈、砸、刺一招紧似一招,一阵猛攻过去。那老者一掌把周星星逼开,退后几步冷笑道:“果然有两下子,老夫饶你一命,识相的留下飙车便走开!”周星星笑道:“我们胜负未分,何出此言?再接我几招。”说着大踏步逼上,刺向他的胸口。 那老者冷笑一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既然自寻死路,就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报上名来,老夫不杀无名之辈!”周星星笑道:“你报上名来,我的刀下也不杀无名之辈。”那老者冷笑一声,道:“我让你到阴曹地府里也死得明白,老夫乃巨鲸帮座下第三大护法刘子峰是也,小子!拿命来!”说着手中的判官笔连向周星星下杀手。 周星星连忙脚踏五行八卦步闪开,笑道:“什么巨鲸帮,我可从没听说过,定是一个专门装神弄鬼、画符喷水糊弄骗人钱财的邪门歪教。好极了!我是西天极乐世界如来佛祖是也,专门来超度你们这些什么护法或和尚什么的。”他说完喝道:“看招!”,便大喝一声跃起,一招“泰山压顶”凌空劈下,左掌横拍而出,隐含内劲击向那老者的胸口。刘子峰俊冷冷地道:“找死!”说着判官笔径向八卦刀递去,也左掌拍出,喝了一声:“撒手!”他这一招内劲外吐,含精蓄锐,力道非同小可,料想周星星的兵器必定被震脱手。 周星星见他的判官笔一搭在自己刀之上,一股浑厚的内力自判官笔上传来,直震得他虎口剧痛,手中的刀差点脱手而飞,他手中的刀连忙一拖一划,封住门户。刘子峰也暗暗吃惊,他这一招已用了八成的内力,原以为周星星必定会被自己震伤,却——见他好像没事一般,顿时愣了愣,周星星趁机施展开游龙刀法围着他绕身奔走,只见他掌影飘飘,刀光闪闪笼向刘子峰。刘子峰没想到周星星年纪轻轻,武功却如此厉害,稍不留神便被周星星占了上风。他挥掌拍出,沉稳刚猛,顿时封住了门户,判官笔伺机反扑,他的判官笔招数阴狠怪异,神出鬼没,渐渐落了下风。 刘子峰见状,知道再斗下去自己必定落败,便伸手掏出三枚追魂镖,左手一扬,三枚追魂镖破空而出,成“品”字形射向周星星的“丹田”、“气海”、“印堂”三穴,右手的判官笔加紧进攻。周星星左掌拍出,震开的判官笔轻轻一拨,手中钢刀便震落了那三枚追魂镖,刘子峰的追魂镖连连射出,手中的判官笔一招紧似一招,一时间把他弄得手忙脚乱,左支右绌,心想:等镖用完了,便很快落入下风了,那时必败无疑。他一咬牙,冒险抢攻上前,右手的判官笔如旋风般一阵猛劈,左手一扬,手中的追魂镖趁机尽数射出,使出“满天花雨”的暗器手法掷出。 周星星若不是得了韩千叶的功力,还真打不过这老小子,见他一阵乱攻,胸前露了破绽,心中暗喜,正想趁机给他致命一击,突然见眼前金光闪闪,无数的追魂镖从四面八方射来,内心暗叫不好,慌忙之中只得把手中刀划了几个弧,才震落了面前的追魂镖,同时一刀砍向刘子峰肩头,刘子峰此时判官笔的招数已用老,无法收回御敌,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周星星的八卦刀劈到了自己的左肩之上。竟不躲闪,只见他大吼一声,手中的判官笔用力向周星星掷去,右掌聚集了全身所有的内力,向周星星的胸口拍去。周星星刚躲避开他的判官笔,刘子峰的右掌已劈到胸口前,众人只听见一声惨叫,之间刘子峰摇摇晃晃地退了几步,只见刘子峰脸色苍白,左肩空荡荡的,鲜血喷涌而出,竟是被周星星硬生生的斩下了一只手臂。 “老头,就凭你这两下子,也敢出来劫镖?真是自不量力。”周星星嘲笑着。 周芷若看到哥哥打了胜仗,骑在马上鼓掌喝彩。 土匪中另一头领朱子勇见了,十分恼怒,他驱马上前请示:“在下领教你的功夫吧!” 周星星不敢大意,立了一个门户,道:“有种放马过来!”朱子勇见周星星脚步沉稳,也知道他非比寻常,右手一抬,做行礼之势,却见白衫鼓起,微微飘动,此时对他已不敢大意,道了一声“看招!”八卦刀一扬,一招“横扫千军”竟向周星星的腰劈去,飘然无声,又快又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本来八卦刀是沉重之物,劈出的声音应该呼呼有声,而此刀在朱子勇的手中,却悄无声息,周星星此时也暗暗吃惊,心想:这小子果然有点真功夫。 周星星向后退了一步,侧身一掌,劈向朱子勇的面前,朱子勇让开周星星一掌,也还了一掌,这一招是少林派的罗汉掌法中的第一招“童子拜佛”,这罗汉掌法乃少林派武功的入门基础,少林寺的弟子练武功,首先就从这套掌法练起,虽平淡无奇,但朱子勇深知在高手的手中,普通的一招在他们手中却是威力无比。只见他刚手一抬,便见地上黄土卷起,向周星星滚滚扑来,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黄龙。周星星大吼一声,钢刀猛地朝地上一划,地上顷刻间像火药炸开一般,顿时卷起一堵气墙,把朱子勇的攻势化解了,周星星得了韩千叶的毕生功力,此时的内力已达快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这一招内力自然异常凌厉 朱子勇见周星星轻易化解了自己的一招,赞道:“好!再接我一招。”他刚才这一掌只用了四成的内力,见周星星轻易就化解了,也有几分佩服,俗话说得好:“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见周星星的武功不凡,顿时生了好胜之心,只见他双手一错,右掌又呼地一声劈出,这一掌他已用了七成的内力,顿时犹如大江缺堤、江水奔涌而来。 周星星顿时觉得一股灼热的热浪扑面而来,压得胸口发闷,呼吸困难,脚下连忙展开五行八卦步法,绕开奔走,避开到一侧,趁机抢到朱子勇的左侧,挥刀攻他的侧面。朱子勇的掌风卷起的砂石直滚到一丈之外,打在镖车上“沙沙”地直响,众镖师有的躲闪不及,被沙子打在身上,犹如被冰雹打中一样,直感到火辣辣地疼痛。 周星星的五行八卦步法一施展开来,犹如穿花蝴蝶,刀光霍霍绕着周朱子勇四周奔走,伺机进攻。朱子勇突见眼前一花,便双掌收回,封住了自己的门户。他的掌力威猛异常,周星星也无法欺到他身旁。朱子勇瞧了一会儿,已看出周星星的步法是根据五行八卦阵变化而来。只见他突然左一步、右一步,片刻便脱离了周星星的包围圈,只见他又突然左一步、右一步欺身上前,反而突然绕到周星星的后背,周星星大吃一惊,他此时正站在艮位上,只得退震位,再退巽位。但当他刚退到巽位时,忽然不见了朱子勇的身影,只觉得背后一凉,朱子勇已又欺到他的身后,周星星吃惊不小,没想到对方的步法如此诡秘,好像是自己五行八卦阵步法的客星,只得使一招“蛟龙摆尾”,手中刀反手撩起削向对方。 朱子勇本来想在周星星的背后趁机一掌把他打伤,没想到周星星这一记反背托刀十分厉害,一流刀光劈下来,自己要是不躲开,肯定是尸首异处,只得挥掌拍向八卦刀的刀背上。周星星乘机闪到一旁,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挥刀封住了自己的门户,不敢再贸然进攻,他的刀法是韩千叶所传授,虽然不是名震江湖的绝技,却一使开出来周身都是刀影,脚下左忽右闪,步法杂乱无章,游走不定,一时间令朱子勇也奈何不了他。 朱子勇的步法虽简单,但实藏极大的奥妙和变化,精妙无比,这套步法需要轻功和内力较高的人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和精妙,是一套绝处逢生的步法,如果内力和轻功稍差一步,便有可能丧命在对方的刀剑之下,双方瞬间快打快攻拆了二十多招,众人只见两条人影在飞舞,分不出你我来,只看得眼花缭乱,地上黄土飞扬,沙尘滚滚。双方拆了五十多招,周星星仰仗功力深厚,刀影渐渐 将朱子勇罩起来。 周星星见胜利在望,一个刀中夹掌,一掌拍在朱子勇后心,朱子勇身子飞出去,从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血,冲被砍下一只手臂的刘子峰喊道:“扯呼!”匪兵顿时全部溃散。 周星星不敢大意,命令镖队护好镖车,继续前进,终于通过这座地势险要的山谷,又往前走了几十里路,前面有一小镇,看到天色已晚,周星星就传令就地投宿。因为考虑到这一代土匪较多,周星星先派一个精干的镖师进镇子打探了一下,在确认没有异常情况下,进了小镇,在一家客栈投宿。 一边进餐,周星星一边让大家们打起精神,今天晚上分成两组轮流看守,一有情况,马上报告自己。 回到自己的房间,周芷若已经洗浴完毕等着自己了,周星星拥住她喷香的,“若儿,你现在是一刻也离不开哥哥了吗?” 周芷若哼了一声,说:“谁让你占用了我哥哥的肉身?你要赔给我,从今以后,你一天也不能不离开我,而且,每天还要……” 周星星一乐,“我自然舍不得离开我亲爱的妹妹,若儿……你每天都想要吗?” 周芷若因为屋中没有其他人,也发娇道:“哥哥明明知道若儿想要,还故意逗人家,不理你了。”说罢背过身子。 周星星紧紧地抱着周芷若柔嫩的娇躯,轻轻地亲吻着她那丰润的唇瓣,恣意的吸嗅她身体散发出的的迷人芬芳。屋子里木桌上的那盏微亮的油灯闪动着柔和的光芒,静静的映照着眼前相亲相爱的两兄妹。火焰跳跃腾窜,轻晃摇曳,仿佛正微笑着凝视他们,为相爱的男女送上最诚挚真心的祝福。宁静清雅的客房中,飘散着安详和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周芷若羞涩的紧闭美眸,娇俏的身子软软的腻在哥哥怀中,柔嫩的唇瓣被周星星亲柔怜惜的亲吻允吸着,心里说不出的甜蜜与满足。少女的心,便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周芷若乏力,全身酸软,一股难以言状的美妙感觉在心间升起蔓延,檀口微分,喉间忍不住低喃地溢出哥哥两字,压抑不住的娇啼声在周星星耳边回响不绝,刺激着一颗火热的心越发不安分起来。 周星星亲吻着怀中娇媚的妙人儿,双手搂抱着她柔软雪腻的娇躯,在那玲珑起伏的曲线上轻轻抚摸着,手指仿佛是在有节律的拨弄琴弦,随着他的动作,佳人嘴里忍不住发出阵阵撩人心弦的美妙旋律。凝视着周芷若那清丽秀气的娇颜,周星星眼中射出比天高比海深的柔情蜜意,轻声道:“亲亲好宝贝,喜欢相公这样对你吗?”在这一刻,周星星心里升起了一股无与伦比的自豪感觉与怜惜之情,双手轻柔缓慢的抚摸着少女娇嫩的,于无声中传递着自己对她深深的爱恋。 周芷若微微睁开满是羞涩的美眸,凝望着周星星,看见他双瞳深处为自己而绽放的柔情,少女的芳心被幸福填满。闪动着灵光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周星星,温柔的眼神中流溢出一丝迷人的娇羞与妩媚,流溢出一丝痴迷的深情与无悔,流溢出一丝发自真心的欢喜与坚贞的爱。 “我喜欢哥哥这样爱着若儿,宠着若儿,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夫君,若儿要永远留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她特有的娇嫩妙音,泛着丝丝喜悦,点点醉意,轻轻柔柔的在温馨的房舍中响起。臻首轻轻的依在周星星怀中,任他仿佛有魔力般燃烧着无形火焰,散发着灼灼热力的大手在自己柔嫩的娇躯上慢慢的。 周星星伸手轻轻顺抚着周芷若乌黑光亮的如云秀发,力道轻柔,动作舒缓,仿佛是在轻抚一件极其珍爱的之物,是那样珍惜,不敢用力,担心稍有不慎便会有所损毁一样。轻轻的吻着她的的柔唇,散发着魔息的双手在她动人的四处游走,来回,用心描绘那在自己的不懈耕耘下,日益惊心动魄的曲线,逐寸逐寸的用身心去感受爱人女子柔嫩的娇躯。周芷若全身酥软无力,软软依偎在周星星火热的胸膛上,樱唇中不时溢出急促而娇媚的嗯咛声。少女光润的冰脊雪椎与胸前日益的动人被周星星恣意的搓揉挤压,轻颤不休,芳心娇羞,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奇异感觉自心间迅速蔓延,佳人顿觉羞不可仰。周芷若再次闭紧美眸,不敢睁开双眼,任由周星星慢慢品尝着自己只为他一人而绽放的美丽。 周芷若呻吟着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两只纤纤玉手缓缓掀起了自己的肚兜脱下,脱衣的过程中她甚至还羞涩的不时看上周星星一眼,真是无比。终于那浅绿色的丝绸肚兜脱了下来,周芷若迷离着双眼两只洁玉小手抚摸到了胸前,同时的樱桃小嘴也不由微微张着,嗯哼沉醉的呻吟着。 那娇小可爱另有一番乐趣美好的玉兔,微微颤抖着,那雪白滑腻的软肉上一颗淡红的调皮樱桃显得耀眼无比。两根手指轻轻夹住那里来回厮磨着,同时小手也狠狠抓住了自己的滑腻大肆揉搓着,但是那是何等的舒服啊,慢慢的发现,周芷若的小手根本就无法满足,她不由双眼迷离的看向了周星星,随后两条跨开,坐在了周星星的上,微微呻吟着将自己娇挺的压向周星星脸上,周星星心中一荡,自然不会客气,于是两只大手毫不留情的抓住了那娇挺的绵软滑腻嫩肉,狠狠揉搓着,在那雪白的绵软滑腻的软肉上留下了一个个青色的指印,但是周芷若非但没有喊痛,反倒扭动着自己完美的娇躯,啊啊呻吟起来。 随着她娇躯的扭动,那挺美翘圆的粉臀不断摩擦着周星星的巨龙,若有如无的接触让二人都是一阵阵沉醉,看着眼前的美景,周星星终于忍不住张嘴含住了那滑腻软肉上一的颗小樱桃,随后牙齿轻轻嘶哑着,粗糙的大舌头也在其上舔弄着,周芷若立时娇躯颤,两只小手死死的抱住了周星星的头,仰着头啊啊的呻吟起来。 玩弄着面前的美丽娇乳,感受着的厮磨,周星星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的一只修长大手悄悄离开了,逐渐向下,抚摸着那光洁滑腻嫩滑#.#的,随后大手也来到了根部,抚摸着那湿润无比的地方,周星星咽着口水,抚摸着周芷若美挺圆的粉臀,将其微微抬起,随后在周芷若的配合下,对准了那横行的的地方…… 重重落下! 删删 周芷若不由翻一下白眼,两只小手狠狠抱着哥哥的头,然后嗯嗯嗯啊啊尖叫浪吟着,身体颤抖着,可见那天堂般的酥麻快乐已经彻底征服了她,让她完全迷失了……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10299.html
上一篇:第37章 少女的魅惑_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篇:第35章 紫韵芷若共逍遥_穿越倚天建后宫